沒人天生懂理財,現在開始並不晚!改變千萬人的理財專家:先找出你的「金錢弱點」
Photo Credit: unsplash

沒人天生懂理財,現在開始並不晚!改變千萬人的理財專家:先找出你的「金錢弱點」

文/戴夫.拉姆齊;譯/陳映竹

❝ 我們已經跟敵人打過照面了,那個敵人就是我們自己。 ❞

在一個崇尚知識的文化裡,挑明說人們在金錢方面無知,會讓許多人起很重的防禦心。別這樣,無知並非是不聰明;而是缺乏方法。我見過很多朋友、親戚和團隊成員的新生嬰兒;但我沒看過有哪個嬰兒剛呱呱墜地,就已經準備好要致富的。從來沒有親戚朋友會趴在新生嬰兒室的玻璃前驚嘆:「哦,你看!他天生是個理財專家!」

沒有人生來就知道怎麼開車,這項技巧是學習而來的;沒有人生來就會讀書寫字,這是我們學來的。這些都不是與生俱來的技能;都必須有人教。同樣地,沒有人天生就會管理金錢,但沒人教過我們這個!

我們去學校學習如何賺錢;我們賺到了錢,但是完全不知道要拿這些錢怎麼辦。根據美國普查局的數據,去年美國的平均家庭年收是五萬零兩百三十三美元。即便從來沒有獲得加薪,美國家庭平均一生的工作收入也會超過兩百萬美元!而我們的高中和大學教育,完全沒有教授如何管理金錢。我們從學校畢業,出社會,在社會大學犯錯才拿到財務碩士學位。

❝ 無知並非是不聰明;而是缺乏方法。 ❞

我們在財務上搞得一團亂是因為我們不聰明嗎?不是的。如果有一人沒開過車、沒看過車,然後你把他放到一輛新車的駕駛座上,他在駛離你家車道之前就會出事了。讓他倒車、加速,也只是增加出事機率而已。「加把勁再試試看」並不會解決問題,因為下一次撞車不只會毀了車子,還會傷到人。

美國家庭平均一生會賺到兩百萬美元,但是我們高中畢業、大學畢業、甚至研究所畢業,都還不清楚「財務」這個詞怎麼寫。我們必須重新開始教授這門課。

如果你把錢管得亂七八糟或是沒辦法把錢做最好的運用,原因通常是從來沒人教過你要怎麼做。無知不等於笨;無知的意思是你沒學過怎麼做。我還滿聰明的,但如果你問我要怎麼修車,我會弄得一團糟,我不知道要怎麼做;我在這個領域相當無知。

無知是很容易克服。首先,臉皮要厚,要承認你不是財經方面的專家,因為沒人教過你要怎麼做。第二步,看完這本書。第三步,踏上一輩子學習金錢知識的征途。你不需要去申請哈佛大學或是拿到財經專業的碩士;你不用放棄一部好電影而改看財經頻道。你的確需要花至少一年的時間去閱讀一些金錢相關的資訊。你應該時不時參加金錢相關的研討會。你應該要透過學習金錢相關的知識,展現出你在乎這件事,你要有所行動。

美好的婚姻不是信手拈來,財富也不是唾手可得。你需要花費一些時間和努力來消除無知。你不用變成金融專家;你只需要花比挑選度假地點更多的時間在你的退休選項和你的預算上。

「你不知道的事情不會傷害到你」這是個愚蠢的說法。你不知道的事情會害死你。你對於金錢不理解的事情會讓你破產。

每個人都有弱點,可能是你買衣服的行徑;或可能是你的車、你的船;或許你的弱點是資助你已成年的孩子。除非你在生活中的某個時刻、某個地方進行心理層面的金錢大翻身,不然,你還是在用錢向別人證明自己;而在制訂一個真正的金錢瘦身計畫之前,一定要先改掉這一點。那個當別人投以崇拜的眼神、讓你在心裡笑開懷的「金錢弱點」在哪裡?若是你沒意識到那個弱點在哪,你就會一直在這方面做出財務上的愚蠢決定。

我的弱點在車子。我26歲第一次白手起家成為百萬富翁後,看中了一部捷豹(Jaguar)。我「需要」一部捷豹。我需要的其實是人們因為我的成功而另眼相看。我需要的其實是家人看到我成功之後認同的眼光。我殷切盼望著別人的尊重。我當時膚淺地認為我開的車可以給予我這些東西。

開著捷豹,但是口袋空空!

我當時愈來愈窮,就快要失去一切了,卻還是用那部捷豹反覆地跟幾家比較友善的銀行貸款,好留住那部車。我甚至讓一位好友替某次的貸款當保人,以便我留住這部浮華的車。我負擔不起車子的維護費用,但我還是很愛那部車,緊緊抓著不放。在我破產的那年,我們窮到一度整整兩天的電力被切斷。我當時常常會好奇:電力公司人員站在我家車道上的捷豹旁剪掉電表時,在想些什麼。這是很病態的做法。那部車的車況也是每況愈下,油槽的主要封蓋也壞掉了,使得引擎後方會漏油,滴在消音器上,造成燃燒。而燃燒的汽油量很大,因此不管我去哪,身後都會有綿延的煙幕。最後,我那位擔當保人的朋友替我還貸款還到累了,溫柔地建議我把這台珍貴的車子賣掉。我對他大為光火,他怎麼能建議我把車賣掉!他不再替我付貸款,而銀行則是沒那麼溫柔地建議我把車賣掉,否則,他們就會把車子收走。我試圖拖延,一直到某個星期四上午,我才清醒過來,把那部捷豹賣了,因為他們很明確地表示星期五就會來把車牽走。我最終得以脫離這團泥淖,把錢還給銀行,甚至償清積欠那位朋友的錢;但是過程很丟臉,我太執著於車子在我生活中所代表的意義,因此造成了其實可以避免的傷害。

關於弱點如何被治癒,我有個有趣的小故事:當我覺醒,意識到我有多愚蠢,決定要戒掉我的毒品──也就是車子──的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無可救藥。我進到了一種禁慾狀態,意思就是,只要我還沒在金錢大翻身取得勝利,我就不在乎我開什麼樣的車、以及在別人眼裡體不體面。時間快轉到十五年後,我又再度變得富有了,而我也決定要買一部不一樣的車。我現在找的都是車齡一到二年的車,也都會付現金,並且總是想辦法拿到划算的交易。我傾向找賓士或是凌志,但我真正在找的是一個便宜的物件。有位車商朋友打電話給我,告訴我有筆生意──一部捷豹。在這麼多年的傷心日子之後,在車子不再是我認同感的驅動力的時候,捷豹又進入了我的生活。


※ 本文摘自 >《躺著就有錢的自由人生》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