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pexels

臉書的績效考核極看重同儕評語,職場人緣直接影響升遷

文/尼可 Nicolle

與其說臉書是一家科技公司,不如說是社交媒體公司。加入臉書沒多久,我就發現臉書人普遍熱衷「交際」。連結和社交不僅是這家公司的使命,也體現在工作場合之中。也許是企業文化使然,臉書吸引了一大批個性活潑、喜好交際的年輕人加入。公司為了方便員工溝通與合作,特別建構了一個企業版本的臉書,叫做 Workplace,在使用功能和介面上和臉書大同小異。

科技公司?或社交公司?

大家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不是打開 Outlook,而是上 Workplace 刷動態牆和對話群組,掌握公司和同事的最新動態,或跟同事互傳訊息,深怕漏接任何一個重要消息。在臉書,每個產品、部門或專案在 Workplace 都有自己的群組(Group),加入後可以了解專案的進度,也可以對產品提建議或報告 bug。

平常老闆們會直接在 Workplace 上直播或發表貼文、照片,員工則會熱情地在下面留言提問,再附上傳神的表情符號或 GIF 動畫。如果是祖克柏發文,下面往往會有上百個留言和轉發。幾乎所有人一整天都掛在Workplace上面,動態牆每隔幾分鐘就有新的貼文或影片:有些人分享了祖克柏的貼文,有些人討論公司新產品 Quest 2 上市了,有部門主管祝賀屬下就職三週年「Happy 3rd Faceversary」(改名後變成Metaversary),並寫了一長串感謝的話和附上員工的照片。

入職三個月後,我對於每天使用 Workplace 仍不太習慣,我深深佩服同事一心多用的能力,大家平常工作都焦頭爛額了,竟然還有時間在 Workplace 上和其他同事互動、回應主管的貼文,或分享自己專案的進展。後來我懂了,Workplace 說穿了就是臉書人的「虛擬競技場」,許多人用它來彰顯工作的成就或刷存在感。由於 Workplace 是公開的,員工在上面的一言一行,所有大老闆都看得到,在上面的發言甚至會影響在職場上的好感度,攸關考績和升遷。

據我觀察,原本應該要促進工作效率的 Workplace,似乎對員工造成無形的壓力。員工得到的按讚、留言和分享,反應了一個人在團隊裡的人緣。為了要贏得更多的讚和分享,讓大老闆對你留下深刻印象,我有同事不惜花數小時寫一則貼文,發文後一直刷頁面看有多少人回應,導致工作和網路社交難以切割。

同事互評考績,考驗職場人緣

臉書人積極與同事打好關係的另一個原因,來自公司的多角度評鑑制度。臉書的績效考評制度,除了自我評量、直屬老闆評量,還有同儕互評的環節。每位員工要找三到五位同事來評估自己,而同事所說的話在考績中占了相當大的比重,會直接影響員工的升遷與獎金。除此之外,臉書人還能以匿名方式主動對他人寫評價,被評論的員工也無從反駁。因此,跟同事維持友好關係成為必備的生存技能,臉書的員工不僅要取悅主管,更要討好同事。

為了不要被「打小報告」,大家都不敢得罪身邊同事,儘量避免衝突和意見不和,也深怕錯過 team outing或公司聚餐,甚至抱病都得參加。而為了展示友好,員工還得在私人臉書上關注彼此,而平常在 Workplace 幫同事按讚、留言、轉發更是家常便飯。

儘管如此,我還是蠻享受和這些同事一起工作,遠端的距離反而讓我們彼此更靠近,偶而的健行 team outing 和線上 happy hour,拉近彼此的距離。這裡的同事,和之前所有的公司一樣,幾乎都非常敬業,也教會我許多這個產業的知識,拜公司透明的系統,我甚至能了解不同部門在做什麼,讓我開了眼界。

開放透明之濫觴

加入臉書前,我看過一則新聞:一名臉書男性工程師,因吹噓自己有特權能存取女用戶資料,而遭到革職。當時我半信半疑,難以置信像臉書規模那麼大的社群網路公司,竟沒有一套嚴格的隱私權保護措施,限制員工的存取權限。

直到入職一年後,有次我的臉書專頁「矽谷Bonjour」出現問題,無法刊登貼文,我透過內部平台回報錯誤。解決錯誤的過程中,我和四位工程師溝通,發現就算不是負責粉絲專頁的軟體工程師,也有權限取得我的帳號密碼,直接登入我的臉書後台。其中兩位工程師事先取得我的授權,登入我的帳號進行 trouble shoot,但另外兩位工程師沒知會我便自行登入。我很訝異整個過程工程師完全不需提出申請、取得上級審查和同意,便能輕易取得用戶的私密資料。也就是說,用戶的個人資料是不受到加密保護的,公司沒有完善的制度確保用戶的隱私權不被侵犯。

臉書開放透明的內部系統,原意是為了方便工程師取得資料來開發新產品,想不到被一些工程師用以窺探用戶隱私。如此不嚴密的用戶安全隱私系統,難怪會釀出 2018 年「劍橋分析」[8]個資濫用風暴。我曾和一位臉書數據工程師聊到這個議題,他說對臉書來說,用戶的個資和注意力是金礦,配合演算法,這些數據為臉書帶來可觀的廣告收益,公司不會有強烈動力去監督數據的使用,直到劍橋分析事件爆發之後,遭到政府監管,才意識到必須加強內部監督以保護用戶隱私。

※ 本文摘自《矽谷傳說臥底報告》,原篇名為〈失控的社群帝國〉,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