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為了吃炸雞,我決定今天還是好好活著

文/思考系OL;譯/謝敏怡

在高樓大廈櫛比鱗次,感覺異常狹隘的東京天空下。

平整如新的襯衫,配上蕾絲緊身裙。稍微有點大件的外套披在肩膀,小包包掛在手腕上。咖啡色的大波浪捲髮搖曳著。高跟鞋喀喀作響,右手拿著星巴克的冰拿鐵。

到辦公室之後,只用專櫃化妝品打造出來的臉蛋,以無比爽朗的笑容跟大家道早安。

這是大學時候的我所想像的 OL 模樣。

不經世故、無知的高中生如我,想要成為在東京闖蕩的女強人,想要成為生活燦爛炫目、人人嚮往的閃閃發光 OL 。

但老實說,我總覺得那樣的夢想是不得不。

我在離東京有點距離的郊外集體住宅區長大。家裡並不富裕,所以我非常清楚,上大學這件事並不是那麼理所當然。

求職期間,我犧牲了玩樂的時間、跟朋友相處的時間和大量的金錢,所以我就被下了「詛咒」,不斷想著如果不想盡辦法得到「比別人還要好的生活」,亦即「人人嚮往的生活」,過去的努力就白費了。

但現實是很殘酷的。

成為 OL 的我,真實生活跟想像中的東京 OL 一點也不像。上班時,全身上下優衣庫配平底鞋。頭髮很礙手礙腳,所以綁起來。背著裝有筆電和資料的大背包,走進老舊的大樓。那張用便宜化妝品的臉,妝早就已經花掉。右手拿著的水壺,裝著每天晚上都會事先準備的麥茶。說是去上班,根本像去登山(雖然我沒登過山)。

我依然住在離東京有點距離的地方,每天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迎接早晨,開始渾渾噩噩的忙碌日子。每當感到疲憊時,那個詛咒就會折磨著我。

從客戶那邊搭電車回家時,我問了自己這個問題──

「我至今的努力,真的能得到回報嗎?」

我茫然地望著窗外,覺得離東京越來越遠的景色,彷彿是自己離理想越來越遠的人生。

但是在回答那個問題前,景色從車水馬龍轉換成清幽恬靜,疲倦感襲來,我便不知不覺沉沉睡去。

我在離家最近的車站醒來。在夜空下走著走著,被超市明亮的燈光吸了進去。我最喜歡的炸雞半價,今天的晚餐就決定吃炸雞配檸檬沙瓦了。

回到家後,換上從國中就愛穿的體育服。體育服的鬆緊帶鬆了,衣服被洗得皺巴巴的。我一邊看搞笑節目,一邊把炸雞和檸檬沙瓦塞進嘴裡。這個時間很平凡,沒有要向誰表達什麼訴求,是我最能放鬆心情的寧靜時刻。好幸福啊,我忍不住喃喃自語。

這個瞬間,我從詛咒中解放了。如果能夠成為下班後大口吃炸雞而感到幸福的大人,努力絕對是有所回報的。

雖然我沒能成為那種人人羨慕的光鮮亮麗 OL ,但我還是想在回家時吃炸雞。只是為了吃炸雞而活,也挺不錯的。

※ 本文摘自《為了吃炸雞,我決定今天還是好好活著》,原篇名為〈今天活著,就只是因為想吃炸雞〉,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