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Pixabay

在別人眼中是菁英,我自己卻沒有感受到成就感

文/克莉絲坦.扎沃 Kristen J. Zavo
譯/林吟貞

在成長過程中,成功對我來說一直都很容易。
我的成績在班上總是名列前茅,三年內高中畢業,二十歲生日前拿到雙主修與單輔修的理學學士學位,二十一歲的時候,拿下金融的企業管理碩士(MBA)學位。

在大學和研究所期間,我教過考試預備班,學生是跟我年齡相距不遠的高中生,也有一些是比我年齡兩倍大的研究生。畢業後,在我繼續教書的同時,我找到了在銀行業的第一份工作,負責監督房地產實體投資組合的財務績效。

以社會廣泛定義的標準來說,我很成功。在我才到職幾個月的時間,我開始焦躁不安,這種感覺隨著事業發展,變得越來越熟悉。對於習慣按照自己時間表進展的我來說,銀行傳統的透過任期而非績效的升遷方法令我感到挫折,我以此作為解釋這焦躁不安的理由。我跟幾位經理回報,得到的回饋,是他們都認為自己的工作相當重要,且不是我能勝任的。

現在回想起來,我只是不想面對,我在質疑自己的工作是否重要。也就是說,我懷疑在我分析的投資組合中,包括成功的績優股公司,其實更像是銀行在選擇投資組合時的項目。因為無論如何,這些公司都會拿到其要求增加的信用額度與貸款。一年後,我開始找另一份工作。在當時這是前所未聞的事。

直到今天,我們依舊認為在一間公司至少要待滿三年才能離開,尤其是你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更是如此。但我認為我還年輕,也還未在事業投入太多的時間。我離開銀行業,進入顧問業,做與我在銀行投資組合的公司相反的工作。我為專門研究公司營運狀況不佳、協助重組與規劃的公司效勞。

起初,每週我都會去跑客戶,整日辛勤工作,晚上與同事、朋友聚餐,相當充實。但一年後,那種不安的感覺又回來了。這次我告訴自己,因為我總在外奔走,一天工作十二小時東奔西跑的日子,我的辦公室同事根本不認識我,這對升遷相當不利。

除了表面問題,我也開始懷疑我的工作能力,當然,在過程中我花了很多時間,學到很多東西,也賺了不少錢,但我依舊質疑我的工作是不是真的重要,以及客戶是不是真的執行與維持我們的建議和改變,還是在我們離開後,又恢復了原狀。我懷疑是後者,那種感覺不太好。

後來,我加入一間以專家派遣著稱、提供進駐、分析與解決問題服務的頂尖公司。與我離開的顧問公司不同的,是這間公司確實執行了他們建議的計畫。這滿足了我最初對意義的渴望,所以我待在那裡,得到了升遷,執行了更具挑戰性的專案計畫,到全國各處奔走了七年之久。但老實說,至少有三年的時間是多餘的。

幾年後,我有了一本仍保持聯繫的前客戶名冊。我開始注意到,儘管我們已經為他們完成了最初的執行與管理工作,但在我們離開很長一段時間之後,他們仍然繼續受當初雇用我們的問題所苦,問題依舊沒真正的獲得解決。「專家派遣」似乎不如我預期的那樣有幫助。

和以往不同,離開這裡並不像我之前那兩份工作容易。在成功的事業開端,不會有人告訴你,成功幾年之後,你會得到一副屬於自己的金手銬,你也不會發現它的存在。你喜歡你的工作,你的薪水很高,在某些情況下更是如此。

你簽下一間開價過高的漂亮公寓的合約,或買下了幾乎負擔不起的貸款房屋。你過度疲勞、背負壓力,所以你得找到對自己好的方法,也許是跟朋友一起享用昂貴的晚餐,在水療中心度過下午時光,或是逛街購買名牌服飾(你對紅底的鞋子並不陌生)。至少在那個當下,它讓你感覺更好。直到有天醒來,你已經習慣這種你無法想像要改變的生活模式。

你已經在特定產業建立起自己的事業,更重要的是,離開就代表經濟的損失,你要維持原有的生活模式,就表示你需要獲得與目前相差不多的收入。你可能還在等著去年的年終或等獎金生效。這是惡性循環,當你待得越久,所要面臨的風險也越大。

所以我留下來,搬到紐約的高層門房,沉迷在名牌服飾與名牌鞋子裡。(與其討厭自己的工作,倒不如好好享受穿名牌衣。)我買了最好的保養品和化妝品,然後在我空閒的時候,到價格過高的精品健身房鍛鍊身體。一堂四十五分鐘的課,收費三十五美元是家常便飯。我每週工作六到七天,每天工作十到十二小時,所以我也沒有太多時間,每天重複著工作、健身、再工作、吃飯、睡覺的生活。

就外人來看,我擁有成功的事業、令人印象深刻的履歷、漂亮的衣櫃、昂貴的紐約生活模式,以及一份能讓我到全國各地旅行的工作(並且累積了飛行常客的里程數),我的生活看似美滿,但我並不快樂,我對工作沒有熱忱,我還是有抱怨的感覺,覺得自己做的事並不重要(至少對我而言是如此),這些都導致了我三十歲生日的大崩潰。

我從來不是會大肆慶祝生日的人,這次也不例外。那一天很好,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但那天凌晨,我從夢裡醒來,心情低落沮喪,哭得歇斯底里。我在男性主導的領域工作了將近十年之後,把自己訓練得一點也不情緒化,並引以為傲。我在半夜打電話給媽媽,她在我不斷抽泣之下聽著我說話。我腦海裡浮現好多想法。

我預期的三十歲不是這個樣子。
我不快樂。
我沒有成功的感覺。
很多時候,我不喜歡自己的工作。
我好累。
我看著我的經理和他們的經理,並不喜歡我留下來之後的未來。
我是怎麼走到這個地步的?我要怎麼擺脫?
太遲了!將近十年,我的事業走了太遠,已難改變。我能怎麼辦?

打電話給媽媽的那晚,我的問題並沒有解決。實際上,兩年後直到健康出現狀況有所警覺,我才真正採取行動,也才讓我有了轉行的想法(這之後會再介紹)。

我分享我的故事,是為了讓你明白,我了解也經歷過你的處境。在那時,我建立了成功的事業,卻只覺得不快樂、不滿足,我渴望人生能擁有更多意義,但是對下一步該怎麼做感到茫然。但後來,我度過了覺得難以克服挑戰的關卡。

我知道受工作與同事的振奮和啟發,知道自己的工作跟價值觀一致而有意義,以及知道擁有一份讓你感到成功、快樂、有目的的工作是什麼樣子。
我做過六份工作,轉行過三次,犧牲了健康與快樂,才搞清楚我的職涯缺少什麼,以及要如何才能改變它。我不想要你也得忍受這些,所以我才寫了這本書。

我希望它有助於你加速這個過程,好讓你能夠更快在職涯上體會到成功、意義與快樂,並且能夠早點對自己的人生有幫助,也能協助你的親人和你所服務的客戶。
※ 本文摘自《我只是好好生活,工作竟然變順了》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