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過度輕視娛樂」 的結果,正在台灣影視產業發酵

文/高鳴晟

這幾年網路上永遠都有一些文章在討論「為什麼台灣拍不出《XXXX》」,而這最新的版本是「為什麼台灣拍不出《魷魚遊戲》」。很多人都提出很多原因,資金啦、經驗啦、產業習慣啦,都對,因為我們就是這麼菜啊,每個都不足,每個都需要加強,但我覺得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事情都沒有人提到,那就是目前的台灣影視產業過度輕視娛樂。

文藝掛的不喜歡娛樂,斥之為下流,真的讓文藝掛的人做娛樂片,他們會想辦法改變娛樂片的本質,讓其視為下流的東西變得更高級一點,更文藝一點,更深究挖掘角色的內心問題,更多深層的情緒變化與哲學思考,這樣子做反而會變成四不像,兩邊都不討好;而比較商業掛的又把娛樂看得太輕浮了,以為只要有那些過時的元素隨意拼貼在一起就好了,戲劇的本質、人性的隱喻通通裝做沒這回事,而做出一個超級膚淺,真的可謂之輕浮的電影。

所以我覺得「過度輕視娛樂」也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呢!可以說是最嚴重的吧!這點要是沒搞定,有再多的預算也很容易搞砸。而講到娛樂呢,需要注意的有以下四點:

1.紓解煩惱與壓力

娛樂是拿來紓解、調劑的,娛樂要是沒有對應觀眾的內心黑暗面,就容易變得輕浮、放縱。只要對應到觀眾的內心黑暗面,一來故事深度就能拉出,二來對應的部分越是黑暗深沉,越能讓那些血腥、暴力、背德的電影賣點,變得更能讓觀眾接受。

2.以觀眾為中心的感官刺激

感官刺激不是只有視聽效果,在敘事上更要以觀眾為中心。所有實質存在的情緒,都在觀眾腦海中激發,而電影主角只是觀眾的載體,所以鏡頭設計更多時候要仰賴觀點的營造,讓觀眾親身經歷故事,而不只是被動地觀看故事。

3.流行性

娛樂電影是不能過度崇拜經典的,流行性相對更重要。曾經最酷的拍法,經過十年也會變得老派過時,例如在兩千年左右,全世界的娛樂動作大片都要刻意吊鋼絲給觀眾看,而且是很假的那種,當年看起來很酷炫,可現在回頭看,不知道為什麼只覺得可笑,這就是流行性的殘酷。

4.性與性感

性與性感不全然只談交媾、交配這類的事,只要能引起觀眾的生理反應即可。就算是宮崎駿的動畫電影也充斥性與性感,例如他電影中那些看起來很好吃的食物、主角一生氣就會膨脹起來的胸膛、興子一來動不動就跳下山谷飛翔。

華人知識分子是不談性的,但非常注重事情的邏輯發展。台灣電影導演自詡為知識分子,非常在意故事與情感的邏輯,可有時情感是沒道理的。因此有時不過度依賴邏輯來推演,而更多用感性、沒道理的方式,讓觀眾感到興奮、感動、刺激、開心,讓觀眾感覺到性與性感,那些不合邏輯的地方也就可以過去了。宮崎駿的電影,每一部不是都這樣嗎?其實他的電影常常沒什麼邏輯呢!

不要過度輕視娛樂,否則台灣不可能拍出優質的娛樂影視劇。娛樂不下流、不輕浮,裡面蘊涵很多理念與做法,還能幫觀眾紓解壓力,帶來正面想法,以面對更殘酷的真實世界。

娛樂電影都在做假,所以必須有所本

娛樂電影片的「類型特色場次」幾乎都是在做假,動作片也好、愛情片也好、喜劇片也好,裡頭為人稱道的「類型特色場次」大多都是「奇觀」,大多都是觀眾在日常生活中極端不可能出現的事情。但也因此我們才愛看嘛!去電影院體驗那些自己生活中不會發生的事情。 例如「壯年葉問一個人打倒十個日本軍人」,這在現實中是不可能的,這就是我所謂的做假,可偏偏就是因為假,因為「不可能」,觀眾才更想看到奇蹟在大銀幕上展現,這就是娛樂電影的魅力,我們是在做假,但也是在造夢,夢是虛幻的,卻如此引人嚮往。

這麼假的東西,這麼虛幻的夢境,如果想要觀眾信服,就必須有所本。觀眾究竟基於什麼樣的壓抑、壓迫、痛苦,或是無奈,所以才會想看,才會需要作這樣的夢呢?這是娛樂電影製作人員必須考量的。所有那些夢幻背後,都指向一個真正發生中的,最沉痛的無奈與悲傷。

例如《鬼滅之刃》,這部動漫之所以大獲成功,絕對不只是因為故事裡的戰鬥體系「呼吸法」有多酷炫,也不只是因為那幾集燒光經費的華麗動畫特效。《鬼滅之刃》這個「假」到不行的東西所指向的「真正的事情」,除了那些早已成為日本動漫陳腔濫調主旋律的「友情互助」與「師徒傳承」,最特別的就是「兄妹、兄弟、姊妹、姊弟」這些手足之間的情感了。

不知為何,全球已開發國家都面臨少子化危機,普遍生育率低落。新世代青少年大多是獨生子,他們渴望著手足間的親情,而這樣的情感幾乎貫穿了《鬼滅之刃》全劇。幾乎所有重要的角色,不管正派、反派,都有與「兄弟姊妹」生離死別的感情戲,這樣的設計就能夠滿足大多數目標觀眾內心的空虛和無奈。

第二,《鬼滅之刃》中的重要角色幾乎都是「問題兒童」、「問題青少年」。在《鬼滅之刃》的故事設定中,大部分的討鬼劍客都活不過二十五歲,所以劇中的許多能人、強者,大多都只有國高中生年紀,他們個頭也都非常矮小。這些角色設定正好符合該劇鎖定的目標觀眾族群,同為學生年紀的孩子們,在這部動漫裡能找到很多代入感,也很容易能夠與角色產生共情。

第三,《鬼滅之刃》中的每一青少年劍客,都有著悲慘的身世與人物設定,正反雙方許多角色都遭到家庭暴力,內心有很多創傷,因此才加入了各自正義與邪惡的聯盟,因為他們的遭遇過於悲慘,又都無法控制情緒,因此當他們訴諸暴力解決問題時,更能夠讓觀眾認同那些暴力行為。這樣的設定的確美化了暴力行為,但也因此能夠為觀眾呈現更華麗的武打動作,呈現一場更加令人滿足的「電影秀」。

※ 本文摘自《剪故事》,原篇名為〈不要輕視娛樂電影!〉,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