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越常用道德規範要求他人,越容易情緒化、自我中心

文/權純載;譯/邱琡涵

心裡有著長久傷痛的人,往往會有想向他人傾吐事實的衝動。這樣的衝動比想像中還強烈,因此即使是平常不太喜歡和別人聊天的人,只要偶然有機會提及自己的傷痛,就會相當情緒化地訴說自己的傷痛。因為人類存在著希望自己的情感在現實中得到認同的欲望。

如果對方是一位優秀的治療者或具備這種資質的人,那麼他會先站在對方的立場,盡量減少批評並加以傾聽。因為比起合理、不合理,正確、不正確,更要重視對方內心的平靜。假如此過程順利,受傷的人就可以全面性地認識自己,可以期待走向真心期望的方向,並更加信任自己。這是永久改變了心理治療方法的卡爾・羅傑斯(Carl Ransom Rogers)所提倡的人本主義心理學精神。

但犧牲者遇到的大部分人都不是治療者。即使是把同理心掛嘴邊的人,實際上也經常隨心所欲誤以為自己知道能幫助對方的方法,而粗心地在傷口上撒鹽。當今社會對道德優越感的渴望越來越大,並且傾向透過批評他人來廉價取得道德優越感,在這樣的氣氛高漲下更是如此。犧牲者好不容易說出口的傷痛故事,很容易就成為他人道德優越感的糧食或攻擊來源。犧牲者被不認識他們的人無數次地要求自我反省,或強迫不要脫離社會的秩序。

「道德」與「善行」是不同的,道德是標準,善行是行動,兩者之間有相當大的差距。即使一個社會中有通用的共同道德標準,會被認定是善行的行為仍因所屬的團體有所不同,或因人而異。假如發生反社會型人格障礙的父親虐待女兒,以追求優越感或統治感等廉價的自我滿足,這時知情的母親根據與父親或女兒的情緒距離,可能會說:「為了家人就忍忍吧。」也可能會說:「馬上去警察局報案。」兩種不同的反應。無論選擇了哪種,母親都會認為自己的判斷是道德且正確的,因為人類是會合理化自己情感的動物。就算是叫女兒忍一忍的母親,假設她遇到和女兒一樣的情形,她也有可能做出完全不同於自己給女兒的道德判斷,並且同樣合理化這個判斷。

切記,無論是施加於你的道德標準與判斷,或是公開指責你行為的匿名惡意留言,在這些假裝是在客觀評斷你的意見與判斷的背後,都是他們的情緒。有時候,他們的道德判斷才是他們的情緒本身。如果有人對你的重要情感問題隨意地以道德或社會規範來指責你,或否定你正在經歷的問題本身,那並不是因為他們在道德方面比你優越。他們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忘了你也有情緒。

他人可能會那樣,所以他們才被稱作是他人,也因此你不能對自己那樣,不能忘了你才是擁有判斷權與自己情緒的主人。只有你應該尊重你自己,無須感到害怕。即使與他們意見不同而產生衝突和爭執,你也不要把他們背後的巨大社會真理當作敵人,進行以一敵百的鬥爭。和你對抗的始終只是一個人的想法、一個人的情緒而已。

※ 本文摘自《有毒關係》,原篇名為〈越是常對他人講道德、講規範的人,就越容易情緒化並且以自我為中心〉,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