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文學的跨界轉生──2022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年會暨徵文獎頒獎典禮

推理文學的跨界轉生──2022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年會暨徵文獎頒獎典禮

文/犁客

「年會活動常遇到狀況,例如遊行、颱風,也曾因為疫情沒辦實體年會,」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冬陽說,「所以今天很高興看到大家來參與今年的年會。」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21屆年會暨第20屆「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頒獎典禮,在2022年9月24日舉行,循例以上半場年會活動、下半場頒獎的形式進行。「去年是協會成立20年,今年則是徵文獎第20屆、協會成立21年,」冬陽介紹了出席的各界貴賓,並且提及,「第20屆徵文獎入圍作品合集《FoodCat:您的餐點已在路上》已經上市,幾位入圍作者也在現場;今年我們還和Readmoo讀墨電子書合辦了『2020這本最好推!」的投票活動,即將開始。」

上半場座談以「推理文學的跨界轉生」為題,沒有直播,會在錄影後製後上線;在致辭最後,冬陽做了小結,「感謝讀者,協會才能繼續向前。」

推理的跨界優勢

座談由中興大學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優聘副教授兼所長陳國偉主持,邀請李柏青、蕭瑋萱及薛西斯三位作家參與。

「柏青是律師,作品《婚前一年》已經售出了韓國的影視改編版權;瑋萱本身就是影視產業的企劃統籌,作品《成為怪物以前》也寫成劇本;薛西斯除了本業和寫小說之外,還和漫畫家合作《不可知論偵探》。」陳國偉問,「無論影視還是漫畫,各界都需要故事,這對推理小說而言有什麼優勢?」

「文字擅長處理抽象思考,而圖像有個重點,就是它可以處理角色的臉,人類大腦對人臉的感受是很強烈的。」薛西斯說,「所以,讀小說是理性的理解,圖像則是感性接觸。」薛西斯認為,影視或圖像化的表現方式,強項在於人物,推理解說的部分相較之下就沒那麼有利,太過複雜的詭計就較難用這類方式解釋。

「至於現在影視把小說視為故事來源的狀況,」薛西斯笑著說,「我認為小說作者也可以把影視作品視為大型CM。」──「CM」是日本對廣告訊息(commercial message)的簡稱,薛西斯指出,將小說影像化,是個向更多閱聽者介紹小說作品的途徑。

「這個問題我分兩部分回答,」蕭瑋萱說,「一是小說和劇本的創作並不相同。寫劇本需要研究影像語言,把自己當成最前期的導演,想像每個角色的肢體動作、表情和許多細節。我的小說和劇本同時進行,我發現雖然創作方式不同,但可以互相幫襯,例如在小說裡使用剪接技巧,或者在劇本中使用比較文學性的寫法──劇本理論上偏向使用說明,不過用這種方法,對導演和攝影的想像都有利。」

「第二是影視製作方的狀況。」身為影視從業人員,蕭瑋萱有第一手的業內經驗,「奇幻、歷史小說需要的成本高,比較難入選;需要大型機關或場景的本格、多重視角敘事或者敘述性詭計,也比較難改編。」台灣影視製作目前趕上了推理犯罪題材的風潮,「喜歡的類型像是古典謎團現代化,例如《華燈初上》,接下來的影視作品也有結合冥婚和同志、網紅加推理等等內容。」

「就算是在推理小說盛行的日本,也有作家說過,在作品被翻拍之前,沒人知道你在做什麼。」李柏青表示,「所以有時我看小說的時候,都覺得作者是為了讓作品被翻拍而刻意寫成那樣子的。這樣其實會有侷限,喪失小說的優點。」李柏青以張愛玲的小說為例,有時一個蘊釀之後出現的形容詞,就能達到影像無法呈現的情緒張力。

反之,李柏青也認為有些故事,透過畫面能有更好的呈現,「例如電影《人肉搜索》和《佈局》,貴志祐介小說《上鎖的房間》電影版表現得也比小說描述更清楚。」

推理文學的跨界轉生──2022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年會暨徵文獎頒獎典禮

對改編的態度及特殊經驗

三位作家都有跨界合作的經驗,陳國偉的下一個問題,就是請大家分享特殊經驗,以及在改編時會在意什麼。

「我售出改編版權的作品有好幾部,但現在還沒有一部拍成;所以在座如果有買我版權的,請加油啊。」李柏青笑著說,「我本身認為『作者已死』,所以對於作品被怎麼改編,並不會特別在意。」

幾年前,《GQ》和《Vogue》雜誌有個商業合作機會,找上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由李柏青和旅居加拿大的作家文善接下任務。「那是一個手錶的廣告,分別由男女兩個角色出發,我負責男主角,文善負責女主角;」李柏青回憶,「當時常要開跨國的視訊會議討論,是個難得的經驗,我和文善還因為角色會不會怎樣爭執,不過最後廣告主撤案了。」

「我認同『作者已死』,身為作者,我對改編沒有意見。」蕭瑋萱就事論事,「把小說寫好比較重要,因為能拍出來的機會非常少。」

在影視產業擔認企劃統籌,蕭瑋萱的日常工作需要和老闆、編劇、導演還有監製大量溝通,「也有那種順利討論結束,可以不用加班,走出公司看到黃昏的陽光,覺得這部戲一定沒問題的狀況──不過這種狀況百中無一,」蕭瑋萱提到產業中的經歷,「更常見的是討論卡關,幾個大男人哭喪著臉,說接下去該怎麼辦啊?」

「我的跨界經驗是寫漫畫劇本,不過我也很想寫完小說之後就讓人拿去改編,我不會介入;」薛西斯微笑,「倒不是『作者已死』,而是我覺得拿錢不辦事是人生至高之樂。」

日本的漫畫編劇有些就有製作分鏡,可以「用圖說故事」,但薛西斯自認沒有這種能力,「寫小說時腦中有畫面,不等於你知道怎麼用圖說故事。」薛西斯的做法是分析漫畫可以容納的字數,寫劇本時控制故事節奏,同時透過文字數量去控制對白,「所以需要大量解釋的詭計,就不大合適。」

首獎揭曉

第20屆協會徵文獎頒獎典禮由本次負責統籌的小K先上台致辭,她表示這屆有七十篇參賽作品,是歷屆最多,水準也高,非常難選。「希望下屆能有相同水準,出現新的挑戰者。」小K勉勵大家。

入圍的五篇作品當中,三篇來自台灣作者,一篇來自中國,一篇來自香港。來自台灣、以〈救風塵〉入圍的鍾岳兩年前也曾入圍,但未獲首獎,創作〈不要相信保羅的話〉的唐墨則在2014年曾經入圍;交出〈FoodCat:您的餐點已在路上〉的光卿自承第一次寫推理,喜歡伊坂幸太郎,所以在評審講評裡讀到有評審提及作品有伊坂的感覺,十分開心。〈冰涼的殺意〉作者青奈及〈冰室〉作者馬丹尼人在海外,並未到場,由主持人代理讀了入圍感言。

「因為作品水準很高,七十篇也創了新高,所以這是二十年來最難選的一屆;」評審團代表路那表示,「我希望有天作品的水準可以高到沒人想當協會徵文獎的評審。」

推理作品在台灣還不夠「大眾」的時候,有段時間評審很注意作品裡的詭計,「現在讀者對『推理』普遍有比較基本的認識,容易接受,所以評審開始越來越注意小說的部分,」路那說,「現在選出的作品,在推理性和故事性都有較佳的平衡。」

首獎揭曉,得主鍾岳再度上台。她表示去年因生產之故未能參賽,後來發現去年居然沒有台灣作者入圍,心想今年一定要參賽,同時也感謝在家幫忙帶孩子的丈夫。

頒獎之後,協會宣布第21屆徵文獎開始收件,並公布與Readmoo讀墨電子書合作的「2002這本最好推!」及「推理跑讀事件簿」活動資訊,期許華文推理繼續出現優秀作品。

推理文學的跨界轉生──2022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年會暨徵文獎頒獎典禮

歷史紀錄:

  1. 從一百八十年前說起──2021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年會暨徵文獎頒獎典禮
  2. 「歡樂的交給上半場,血腥的留給我。」──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年會暨徵文獎頒獎典禮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