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食黑箱化,「農」與「食」間最遙遠的距離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農食黑箱化,「農」與「食」間最遙遠的距離

文/桝潟俊子

黑箱化的現代農食系統

農產品貿易在統計上反映了國與國的關係,WTO(世界貿易組織)農業協定與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等與農業有關的貿易自由化談判,也是各國你爭我奪的一部分。畢竟農產品是構成國民經濟與國際經濟不可或缺的區塊,然而,只剩下少數國家和農產品項目還是採取由政府統一進行管理的方式,大部分已變成民間企業在承攬經營全球農產品貿易,跨越國境進行交易者也很多,其中,彼此對峙的並非A國農民與B國農民與糧食消費者,而是把農產品當作商品處理的多國籍農業綜合企業。只是,香蕉或鳳梨等以都樂(Dole)、奇基塔(Chiquita)、德爾蒙(Del Mote)等企業品牌行銷生鮮青果之外,大多數農產品在國際貿易過程中並不會出現貿易商名字,因此人們食用進口蔬果之際,不一定聯想到背後控制的那隻多國籍農業綜合企業的手。但事實上如後述,很多穀物與油料作物種子幾乎都由嘉吉(Cargill)這種大企業一手操控。

另一方面,加工食品經過製造與流通過程,誰製造、誰進出口都得標示,消費者一目了然。日本也有許多食品加工企業生產大量外銷產品,例如各種調味料、糕點、餅乾、速食食品、冷凍與半調理食品,都可在世界各國的超市或超商看到。同理,美國可口可樂、百事可樂、雀巢、法國達能(Danone)以及美國卡夫食品(Kraft),這類世界級食品大企業產品,也大量銷往日本。各國食品相互進出口本身不是大問題,目前較令人憂慮的是超大型多國籍農業綜合企業在世界各地設立工廠,製造販賣該公司產品,愈來愈明顯地寡佔各國與各商品市場。日本市面上販售的外國品牌加工食品,大多在日本設廠;反之,進口冷凍食品也有一些從日本出口原料到海外工廠生產,做成產品之後再回銷至日本。而且加工食品包裝標示有一項規定,只要部分原料在國內取得,就可標示「日本製造」。因此,只看最終商品有時很難了解其生產過程。然而,若是回溯原料農產品的生產與運送過程,便可發現農與食兩端之間的空間距離十分遙遠—也就是「農食黑箱化」這樣的狀況已十分明顯。針對這樣的困境,我們勢必得清楚在生產與消費之間,多國籍農業綜合企業所進行的事業全球化過程之實貌。

所謂「農業綜合企業」,原本指一個企業經營各種農業與糧食相關產業,不過,實務上大多指特定超大型國際農業與糧食企業。農業與糧食相關產業從農業生產到糧食消費過程中,透過商品價值鏈而形成非常複雜的運作,而且每個環節運作邏輯都不相同,具體而言有以下五大類:(1)種子、農藥、肥料、農業機械、飼料等農業資材部門;(2)農產品集散、貯藏、製粉、碾碎等初級加工及負責流通與販賣的農產品交易部門;(3)加工食品、冷凍食品製造之加工部門;(4)餐廳等提供餐飲服務的食品服務部門;(5)直接面對最終消費者的食品零售部門。這些不同產業部門透過水平整合現在已經出現全球寡佔化現象,大企業運用商品價值鏈概念進行相關企業垂直整合與策略運作,更有能力衍生不同面貌的新事業群。

本章主要探討多國籍農業企業。多國籍企業和一般企業主要差別在於設立海外子公司,透過資產操作在海外直接進行事業活動。事業活動在多國之間進行,因此稱為多國籍企業,以在多個國家進行活動這點而言可稱為多國籍 (multinational),但以其在跨越國境進行活動這特點來看,也是經營跨越國境的「跨國籍」(transnational)。有些大型多國籍農業企業在全球市場中擁有壓倒性影響力,甚至也有能力介入各國農業與農產品貿易政策之形成,扮演政治主體之重要角色。本章第2 節將討論幾乎掌控全球絕大多數農產品交易的超大型穀物商嘉吉(Cargill),深入探討多國籍企業對全球政治經濟的影響力。接下來第3 節以全球最大的多國籍食品加工企業雀巢(Nestle)為例,討論「企業社會責任」。第4 節討論多年來推動基改作物商品化而在國際上相關領域建立獨佔地位的多國籍農業生物科技公司孟山都(Monsanto),了解其「控制種子與基改技術」所造成全球經濟、社會與環境的各項問題。然後第5 節綜合上面的討論,希望在關注取回農業、種子與糧食主權等的國際社會輿論與運動之餘,也展望在全球糧食不安時代之下如何追求農業與糧食的治理方法。


※ 本文摘自 《食農社會學》,原篇名為〈多國籍農業綜合企業—對農業、糧食、種子的支配〉,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