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一場與自我的對話,用不完美拼湊出完整的自己
Photo Credit: 大田

來一場與自我的對話,用不完美拼湊出完整的自己

文/萬力豪

花時間與自己和解

從童年強迫症到青春期罹患憂鬱症,這段黑暗史一直是我心底最大的傷口。即使在精神病房遇到神蹟之夜後慢慢邁向光明,虔誠的信仰給予我很大的力量,但直到快三十歲時,才能坦然和所有人分享這段故事。

以前覺得自己已經痊癒了,過往的病情說出來也沒有意義,但其實內心仍隱隱覺得「曾經身為病人」是一個不願意被人揭開的祕密。隨著各種學習和經歷變得更成熟,才逐漸體悟到這段過去是自己的一部分,不需要去否定迴避,更何況到現在還是有些「堅持」的病徵,像是髒碗盤沒洗乾淨前,我就沒辦法安心吃飯;各種飲料要搭配適合的器皿……諸如此類我都可以很輕鬆地笑著說,代表我接受自己的全部,包括優點與缺點、美好與瑕疵。

努力與自己和解的這段過程必須花費很多時間,有時候別人會意外地給予我靈感,尤其當了牧者後,跟很多人談起他們的心結時,常會頓時發覺別人的問題像一面鏡子,反映出自己相同的問題。困境在自己身上時,很難用客觀正確的角度去思考,但發生在別人身上,就可以提出很多中肯的建議和分析,這對我大有助益,因為除了幫助對方,也同時可以套用在自己身上。很多難題得以解決都是思考的扭轉,只要態度和想法一改變,整個人就被釋放了。

另一個讓我變得樂於分享過往的原因,就是發現原本覺得很糟糕的毛病,換個角度看卻帶來好處。最明顯的是強迫症讓我想完成一件事就會努力克服沿途遇到的種種問題,恆毅力、執行力比較強,不會輕易放棄,即使很困難也會拚命去做好。現在的我有一些些成就,也正因為可以守住理想,持續固執地往前走。很多藝術家都有某種程度的強迫症,可能一點色彩或形狀不盡理想,非得修改成他們想要的樣子,而且不只是一、兩個地方,他們可能在乎的是一千個這樣小到一般人忽略的點,而正因為這些微小處讓他們與眾不同,所有小小的點讓他們成為藝術家。

探索你為何無法接納自己

如果把人畫成一個光譜,我有很多部分靠近特殊的一端,但也有很多靠近普遍的一端,其實每個人不也都是如此?現在我出書,不怕把過往掙扎的過程全盤攤在陽光下,因為即使我曾經生病、曾經傷痕累累,但也因此有很多心得可以和大家交流。

神所創造的人類原本就有很多好的與不好的特點,認識神以後,才明白不是要做完美的人,而是要做完整的人,聖經中說的平安(peace),希伯來文是shalom,意思不是說安然無恙,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而是指完整的生命,成為完整的人。基督徒所謂的重生,不是極端地從十惡不赦的壞蛋變成善良仁慈的聖賢,信主後我們仍會犯錯,但過往種種不再是你的全部,不再是你的羞恥,從今以後,你能學著接納自己,並跳脫出痛苦,往好的方向前進,成為新的人。

如果你始終無法接納自己,對自我認知充滿過往既定印象,總嫌自己有問題、有破洞,不值得被人愛……建議你先去探索這個聲音從哪裡來?我的經驗主要都來自於自己,自己跟自己的獨白是件危險的事,非常容易陷入一種顧影自憐的語言。小時候我常覺得自己是多餘的,存在感很低,就像一個數字430.2只會被記住小數點前的整數,而我就是小數點後那個多餘的、被忘掉的0.2。事實上,從來沒有人用這些負面的理論指責我,全都是自說自話。

即使真的有些人有意無意灌輸不好的訊息,但無限循環播放在耳邊催眠你的仍是自己。要學習用不一樣的方式對自己講話,一定要有堅定正面的信念,內在聲音的分貝要夠強大,才不會被外在的雜音干擾。就像剛進電影院會聽到冷氣聲,但電影放映時就聽不到了,因為影片聲蓋掉雜音了。而信仰幫助我找到內在聲音,外在的雜音可能多多少少隱約入耳,但我不會被控制,不會被引往錯誤的方向。


※ 本文摘自 《管他的,就是要有盼望 Hope Anyways》,原篇名為〈學習接納自己的全部〉,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