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安不要偷懶了】為什麼直男行為研究社應該被看做教育機構?
Photo Credit: Unsplash

「直男行為研究社」會讓男性受傷,還是有所學習?

「直男行為研究社」這個網路社群刊登許多男性與人訊息對談表現不恰當的截圖,如過度自誇、看不起人、預設別人要給自己面子,甚至謾罵、羞辱、性騷擾等等,雖然這些截圖都隱去當事人資訊,但依然引起爭議。許多人(多半是女性)表示同感,並在留言區分享自己也遇過類似情況;但也有許多人(多半是男性)批評直男行為研究社此做法冒犯男性、讓男性受傷、挑起社會對立。

身為直男,我不同意這種指控。我並不是在說直男行為研究社沒有傷害任何人的感情。直男行為研究社接受「社員」(粉絲)投稿,刊登許多男性不堪言行的證據,社群留言不管是譴責或是嘲諷截圖中的男性,都讓一些男性感到不適,這是事實。不過一件事情讓你感到不適,不代表那件事情有問題。

想一下:你光是支持台獨,都會傷害到一些中國人,這代表台獨倡議有問題嗎?

不見得,因為這裡有兩個條件值得注意:

  1. 你之所以光是支持台獨都會冒犯到一些中國人,是因為這些中國人已經先接受某種大中國式的帝國主義,無法容忍分離主義言論。這就像是許多人習慣於父權秩序,無法容忍女性有主見並且追求對等。我相信這也是為什麼研究社提供的內容當中,有那麼多男性惱羞畫面。
  2. 當然有些主張台獨的人同時樂於傷害中國人(同樣的我也相信有些人反對父權卻樂於傷害男性(這其實不太一致,不過這是另外一個話題了)),但一般而言主張台獨並不是為了傷害中國人,我們只是想要好好生活,不受中國統治。同樣的,直男行為研究社和社員的多數言行也不是為了傷害男性,而是為了分享自己遇到的不合理事件,以及表達自己也認為其他人遇到的事件確實不合理。

順著上述比較,我想指出另一點:直男行為研究社的行動其實沒比台獨份子激進。研究社和社員通常只是指出問題(例如有些男性預設女性得要聽他說話並好好回覆,即便他們並不認識)而已,甚至都還沒有開始倡議改革方案。反過來說,有些男性習慣了父權帶來的特權,甚至無法容忍有人把問題指出來,這點倒是跟中國很相似。

直男行為研究社和他揭露的「共同經驗」

有些人相當追求進度,認為指出問題之後應該要連帶提出解決方案等等。但我想強調,在各種進步議題上,光是指出問題通常就夠重要和困難了。因為這些議題底下的困境往往來自於傳統文化對特定族群的剝削,這些困境平常被習俗、法律、社會習慣和刻板印象掩蓋起來,難以受到主流察覺

想一下白人花多久時間才發現奴役黑人有問題、進入民主時代之後人類花多久時間才發現女人應該也要有投票權?道德進展不是免費的,而是緩慢且昂貴的,有時候錯誤的事情看起來比正確的事情還要正常且無害。

在父權社會,女生容易被說服去相信自己應該要善於傾聽並包容男性言行。就算受到冒犯甚至侵害,他們也容易認為是自己想太多或太敏感。就算鼓起勇氣指控對方,事後也可能被譴責受害人到反過來自我懷疑的程度。所以女生需要直男行為研究社這樣的地方,來確認自己過去不舒服的那些經驗並非個人問題而是群體困境。若只要指出問題就會冒犯男性,那都不用談其他的,光是這種群體經驗的認知,在我看來就值得付出冒犯男性的後果來換取。

在直男行為研究社已經運作好一陣子的現在,依然有許多直男不認為那樣跟女生說話有什麼問題,或者就算有問題但並不值得大聲張揚,或者那些只是「個人行為」,跟社會讓男性容易成為的模樣無關。

意識形態要改變沒那麼容易。我認為直男可以把直男行為研究社當成直男的補救教育機構,因為這樣一來你就能從他生產的內容得到更多好處。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有些異男會假設:女生身體生來就是讓他們評論並上下其手
  2. 開黃腔才算聊天,展現「性」致在異男社群裡,意謂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