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閱讀計畫2022》如何應對搭訕?女性的網路和現實處境!──朱家安X魔法少女對談
Photo Credit: 逗點文創結社

《雲端閱讀計畫2022》如何應對搭訕?女性的網路和現實處境!──朱家安X魔法少女對談

文/沈眠

桃園市立圖書館與逗點文創結社共同規劃的「雲端閱讀計畫:打開你的哲學視角2022」,系列講座第二堂「如何應對搭訕?女性的網路和現實處境!」,由哲學作家朱家安、影評人魔法少女進行討論,近來引起廣泛注意的臉書粉專「直男研究社」,分享了許多男性對女性的網路搭訕截圖,其中不乏幾乎變成性騷擾的言語或行為,引發許多女性的共鳴。且看熟稔網路生態的朱家安、魔法少女分析「搭訕」的灰色地帶,讓被搭訕者理解如何應對,讓搭訕者知道自己的分寸!

搭訕並非對女性的讚美,反而常常是騷擾

關於搭訕文化,朱家安開場就破題:對一些人來說,不管是在現實或網路私訊裡的灰色地帶,帶著特定目的與手段的搭訕,都更像是騷擾,而非真正想認識女性的方法;尤其是近來數度惹起爭議的搭訕課程,也讓他們備感困擾。這些現象有改善的可能嗎?

魔法少女立刻分享了高一時的經驗,應該是某段考午後吧,她離開捷運站,就有個油頭粉面的三十歲男性,一路緊隨她,不斷喊她妹妹、妹妹,說什麼要認識,還兩度擋在她面前,說她幹嘛都不理人、笑一個嘛之類的。魔法少女說:「搞得好像我不理他是我的錯一樣,感覺當時就是欺負我年紀小比較好騙。我當下很怒,你都長得那麼油了還嘻皮笑臉成這樣,忍不住飆他髒話。這本來就不是我的問題啊,我沒有義務要跟你講話,所以用盡全力怒嗆、烙狠話,他才離開。非得女生用這種方式拒絕才有用,不覺得悲哀嗎?」

朱家安表示,搭訕者往往會預設女生必須理會自己,尤其是經常搭訕的人,大概都有經驗能判斷哪些女生比較沒勇氣拒絕、容易「得逞」。朱家安也聽周邊女性友人說過,有時被盧到只好先給Line,之後再刪除封鎖。「這意味著什麼呢?也就是說在這些搭訕情境底下女生被當成沒有意志能力,說出口的拒絕沒有用處,搭訕者顯然不把女性說不要當一回事,必須要到如剛剛魔法少女表達髒話的強度,才會讓他們知難而退,才能證明女性的厭惡。這恐怕不是文明人的行為,我們畢竟不是生活在真空當中吧。」

魔法少女講到搭訕的系統性課程,裡面有個訓練,規定男性一天必須搭訕一百名女性,才算達標,而其中只要有十名女性願意給出Line,就算任務達成。她也曾在自己的IG上募集粉絲被搭訕的經驗,兩天內湧入500則投稿,全都是負面觀感,經過她的統計,北捷中山站堪稱是全台灣第一名最容易遇到執行搭訕任務的地方,甚至有女性被同一位搭訕者在同一天裡搭訕了三次,深受其擾。

(朱家安:什麼???同一個人搭訕同一個人一天三次???)

魔法少女說:「那裡真是搭訕課程參與者的聚集地,因為課程有成績評量表,要求搭訕是一種實戰經驗,為了能夠跟女生自然而然搭話,所以隨機在路上挑選練習對象。搭訕者像是免費索取、增加自己的課程點數,然後被搭訕者一點好處都沒有,他們的行為本身就有一種滋擾感,而我們還得要想方設法地表達拒絕,比如裝瘋或假外語,才能讓他們遠離。」

朱家安回應:「確實把女性當成練習工具,只是為了訓練自己的搭訕能力,這件事就像男性將求偶焦慮轉嫁到別人身上,是非常功利的人際互動觀念。語言是人類意志的展現,但台灣目前環境好像還沒有尊重女性施展語言時的意願。」

魔法少女提到阿米亞.斯里尼瓦桑(Amia Srinivasan)《性的正義》(大是文化)這本書,裡面講述了整個世界的情色產業製造了一個假象:當女生說不的時候其實是說要,拒絕只是因為害羞,是想要而不敢要的心理狀態,所以男生就會產生「讓我來幫你吧」的錯覺,而這樣的訊息自然就扭曲了女性說「不」的行為。魔法少女說:「長久下來,大部分男性會預設女生必須好言好語、溫柔,甚至會覺得『妳憑什麼拒絕我』。另外,我也想強調,某些女性會因為對外貌的自我評分,而把被他們搭訕當成對自己的讚美,這個想法我認為是有問題的,我們本來就很棒,根本不需要被這種機械式、無意義搭訕的肯定。」

不要狩獵式的搭訕,而是以完整交友的心態去認識

在應對騷擾式的搭訕時,魔法少女提到性騷擾防治法有明文規定:不當索取他人個資就是性騷擾。有些搭訕男性會遞上名片,強調自身職業與社會地位,比如高收入的工程師、醫生之類的。魔法少女建議:「如果覺得不舒服,只要帶著對方名片報警,就可以讓警察與對方的公司都介入調查。而且,這個過程不是舉發的女性一個人要負起找證據的責任,是警察必須去找證據。當不願意承受搭訕者騷擾的人越多,警政、司法單位或公司企業也才能更懂得如何去處理相關問題。」

魔法少女認為,台灣性別教育出發點都是要人保護自己,而不是溝通式的教育,那是要求女性把自己包起來的教育,「講直白點,這樣的性別、性教育根本是零。我很喜歡《女人與女孩的原罪:以滿口髒話、粗魯行為訴諸憤怒,是女性可以擁有的嗎?》(台灣商務)這本書,作者開宗名義就講女人需要有憤怒的情緒,因為這個社會慣性地要掩蓋女人的憤怒,總要把我們變成不會反抗的乖乖女,每次遇到騷擾,就會有人說那只是小事、別放在心上。當女性的憤怒消失,就意味著女性集體力量的削弱,我們的安全與生存空間也會越縮越小。」

朱家安也持相同意見:「這個社會將女性塑造成妳不能堅定拒絕別人,又把男性塑造成女生拒絕時你可以繼續自我感覺良好的騷擾,這恐怕不是女性的問題。我們社會對女性的權利、表達有著相當程度限制,包含展現女性意志的手段。女性很難讓男性相信自己真的因搭訕感到不舒服,不要再騷擾自己。人與人認識是很美好的事,但如果只侷限在找女性上床的目的性,反而會大大減弱了原先的可能性。」

魔法少女隨後分享了一位粉絲的故事,是經由搭訕認識、最後結婚的夫妻。「但他們都很常去音樂場合,而且是將近半年的時間,都意識到彼此的存在,後來男方才去找女生聊天,他們有著共同喜好、興趣,與其說是搭訕,不如說是交朋友,並非搭訕課程那種狩獵式的認識,而是自然的狀態。女性完全可以區分這兩種聊天,一個是有共同性話題,另一個是帶來困擾的隨機搭訕。我想,用完整交友的心態認識別人,而不是求偶的心態,才能讓女性免除於焦慮與恐懼。」

「交友軟體上很多男生不會聊天,為什麼呢?因為他們的出發點就只是單純想要交到伴侶或性關係,但其他一概沒有興趣,一如搭訕課程具備著目的性。完全沒有共同興趣要怎麼談戀愛、相處?尤其是那些老掉牙的搭訕句子,妳很漂亮、很有氣質可以認識妳嗎,聽起來都很浮面可笑。沒有舒服的相處,沒有真正的關係,怎麼可能找到真正的伴侶呢?彼此興趣與生活價值的重疊,才是比較令人舒服、健康的愛情態度吧。」朱家安如此總結。

《雲端閱讀計畫2022》如何應對搭訕?女性的網路和現實處境!──朱家安X魔法少女對談

魔法少女的「如何應對搭訕?女性的網路和現實處境!」書單:

  1. 阿米亞斯里瓦桑《性的正義:誰決定你的性癖好、性對象?絕非你的自由意志,而是階級、權力,還有A片調教。怎麼從這些桎梏中解放?》大是文化出版
  2. 莫娜‧艾塔哈維《女人與女孩的原罪:以滿口髒話、粗魯行為訴諸憤怒,是女性可以擁有的嗎?》臺灣商務出版
  3. 洪承喜《紅線》游擊文化出版

惻隱之心:

  1.   讀女性主義的學弟回答我:因為男生不懂,所以要學
  2. 【讀者舉手】就算某項「娛樂」冒犯女性,女性也應該「有幽默感的」接受?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