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這個社會暗示著,身為胖子,代表你浪費資源、丟失理性

文/蔡培元

二〇〇六年,一個朋友寄給我下面這個新聞 1:

導致地球暖化?胖子被汙名化

一開始,我們說他們習慣不好,搞垮身體,應該戒除;接下來,我們說他們令人反感,不想跟他們為伍;然後,我們又說他們浪費好多我們的錢,所以,或許他們該繳額外的稅款,因為別的美國人可不會跟他們一樣,過那種墮落的生活。

我們在談抽菸的人嗎?不對,是胖子。

十月下旬,肥胖人士的罪狀又多一條,說他們導致地球暖化。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兩位學者傑布森與他指導的博士研究生麥蕾提出論文說,依他們計算,美國人愈來愈胖,為了交通運輸,多耗用的油料達一年十億加侖;文章刊登於本期《工程經濟學家》季刊。

多耗油料 多排二氧化碳

兩人論文的結論,與去年《美國公共衛生期刊》登載的文章脈絡相通。去年文章的作者群是美國聯邦「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人員,他們的結論寫道:在一九九○年代,美國人體重平均增加達四公斤五百四十公克,為此航空業多燒掉三億五千萬加侖的燃油,也就是說,多排放三百八十萬噸的二氧化碳。

耶魯大學「魯德食品政策暨肥胖症中心」主任布朗奈表示,大家好像競相翻找各種理由,叫胖子們覺得很難受。

傑布森博士不認為這樣子有什麼不好,他表示,肥胖危害社會與經濟,面向很廣,不只公共衛生而已。

動用經濟手段,勸人減肥,這種想法導致不時有人呼籲,加徵垃圾食物稅金。維吉尼亞州「威廉與瑪麗大學」經濟學家施密特就主張,開車到速食連鎖店「得來速」購買垃圾食物者應該多繳點兒稅。施密特博士最近在《紐約時報》意見版發表專文表示,既然那些人連花點力氣下車取餐都不肯,那麼就多花點錢吧;畢竟,增加香菸稅,部分原因在癮君子會增加公衛系統成本,既然如此,對胖子也可以如法炮製。

愈被歧視 胖子吃得更多

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家奧立佛則表示,乍聽肥胖導致多耗用油料而使地球暖化,還有應該加徵得來速食品稅,令他很想發笑。但這類主張經常會愈來愈得勢,最後自成一派;他表示,這種情形,就好比大家說,我們再來找別的理由,讓胖子變成代罪羔羊吧。

布朗大學政治學家蒙羅表示,要肥胖人士減重,用勸說的方法比較好。但有人質疑勸說管不管用,畢竟肥胖的成因,很大一部分是遺傳;而且,根據今年布朗奈博士十月十日撰寫的論文,他與同儕調查三千名以上肥胖症人士,發現愈是被妖魔化、被歧視,肥胖者的反應是吃得更多。

這個新聞說到了一個重點,除了個人健康,除了有礙觀瞻,「胖」這件事已經跨出了公共衛生領域,進入到政治經濟領域了。對比於我的生活經驗,這樣的質疑早就存在許久了。

胖子經濟學

記得有一次跟媽媽討論到說我是家裡四個小孩中用家裡最少錢的,因為從念大學開始,我都是自己賺錢付學雜費以及生活費,沒有跟家裡拿錢,且我的生活簡樸,不需要花太多錢。本來是打算邀功的,沒想到卻被媽媽打了一記回馬槍。

媽媽說,才不是這樣,因為我是家裡最胖的,從小就吃最多,且表面積最大,所以洗澡時用的水最多、也耗費最多能源。另外,胖容易流汗,她覺得我是最常要開冷氣的。還有,從小載我上、下學都要多花一點油錢。衣服、褲子很容易磨破,常常要買新的。就這樣,從食衣住行每一樣都因為胖而比別人多耗費更多,這樣算一算,應該是我花最多。

媽媽的說法與這個新聞所報導的研究結果推論不謀而合。

結果我聽了很生氣。我說,我是吃很多,可是吃的都是便宜的或是家裡剩下的東西,我弟每天花在吃的錢比我還多,只是他吃不胖,實際上並不因為我胖所以我就會花更多吃的錢。以前我姊洗一次澡花了很多時間,雖然她瘦瘦的,可是用了很多水在洗澡上,有時候一天還會洗兩次,所以並不因為我的表面積大我就會用更多水,這樣當然不會耗費比較多的能源。我雖然容易流汗,但我通常只會開電風扇,最常要開冷氣的是媽媽自己,因為她最常喊熱。以前我妹念專科學校時,宿舍離學校最遠,每天要騎機車上下學。不只要耗費油錢,甚至還要花買摩托車的錢,所以當然不是我花最多油錢。至於衣服、褲子容易磨破是事實,不過我可是一補再補,直到不能穿才買新的,這樣只花一點補的錢,並沒有常花到買新衣服的錢。事實上我花的錢,我用的東西實際上並沒有比較多。

我媽說,「沒什麼好解釋的,反正因為你胖,你還是用最多。誰叫你要那麼胖?」

我說,「好吧,可是如果這樣講,那有很多人都多用了很多,是不是都該死。譬如說,我們的平均年齡愈來愈高,平均餘命愈來愈久,所以這樣是不對的,因為在地球上活得愈久,表示會耗費地球的資源愈多,活得愈久用得愈多,沒有生產力的老人應該都是多耗用很多資源的人,這表示政府耗費很多資源提升公共衛生、公共安全、社會福利只為了讓大家可以好好地活下去,這樣的政策作為就是導致資源浪費,導致地球能源耗盡的最大元兇?難道真的『老而不死謂之賊』?還是誰叫他們要那麼老?

還有醫院更是一個糟糕的地方,如果沒有醫療來對抗各種疾病,那些本來應該死掉的人就不會繼續活著來耗用更多的資源,所以我們應該摧毀醫院以免讓這樣耗用資源的悲劇繼續發生。誰叫他們要生病?

還有,那些沒有生產力的身心障礙者應該都放到街頭去自生自滅才對,不然還要耗費更多的照顧資源,等同於耗費更多的錢。誰叫他們要有障礙?

還有應該把有錢人的財產通通沒收才對,因為有錢人常常一個人就耗費掉一百個一般老百姓所需要用的資源,且常還要有更多人要忙著服侍這些人。那有錢人通通都是有罪的,應該都要砍掉以絕後患。誰叫他們是有錢人?

還有那些做了一大堆沒有用的研究報告的學者專家,做的研究愈多,耗費的資源就愈多,結果沒什麼貢獻就算了,還領這麼多錢,那學校還有研究機構應該關閉,把那些教授、研究人員趕出去才對。誰叫他們要做研究?

還有⋯⋯

有太多的例子告訴我們,如果按照這個邏輯推論下去,許多浪費資源的事情正在發生,許多人都會被當成耗費資源的兇手,但我們都知道,事情好像不能這麼說。可是為什麼事情落到胖子頭上時,拿胖子開刀就變成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就像是以前一個故事說,有一個村落裡每當人變老時就會自動到山上去等死,不要變成後輩的負擔。一直到有一個年輕人不忍心將老人送到山上,偷藏在家裡的地窖裡,卻因而透過老人的智慧解決大家的問題。這時大家才發現,原來老人不是負擔,而是擁有智慧的人。能夠發現這件事,不只是單純的經濟考量,是需要智慧的。如果只是單純直線經濟的算計,怎麼能推算的出來『智慧』的價格呢?

所以囉,不能老是因為我胖就認為我會耗費太多的資源,要瞭解這樣的道理是需要一點智慧的。」

我媽聽我講完這一大篇之後說:「好吧,聽起來你好像還有點小聰明,不過你顯然沒搞清楚,我是你媽,你是我兒子,所以我會比你有智慧,懂嗎?要理解這件事是需要一點智慧的,看來,你還不夠⋯⋯」

「啊?喔!⋯⋯」

這個質疑胖子因為體重增加而導致耗用資源的經濟學觀點,我媽不用做研究就知道了,那你說耗用一堆資源做一些大家早就知道結果的研究,不是浪費是什麼?做這個研究才是導致地球暖化的一個原因吧。

用經濟手段所塑造的環境氛圍

用經濟手段來制裁胖子時有耳聞。過去也曾經發生過航空業者提議要胖子買兩張票才能上飛機的事情,理由當然是因為胖子會增加成本。但反過來當有許多東西的設計是胖子無法使用時,好像也不能要求要退費。

台灣 SARS 流行的那一年,因為大家怕感染所以避免到公共場所去。大型遊樂場在當時生意受了很大的影響,為了挽回頹勢,「劍湖山世界主題樂園」就推出了超低票價的方案,讓我們這群平常不願意花錢的人有機會到裡面去玩玩。當時我可是興沖沖地約了一堆人一起去,結果掃興地回來。

原因是這樣的:我們一進去後當然要先去玩一下聽說是最刺激的「G5 飛天潛艇」,好不容易排隊排到,一群人陸續坐進遊戲機具裡,安全帶扣好,安全護具固定好。呃,等一下,我的安全護具放不下來,卡在我的肚子上,沒辦法固定。「先生,不好意思,這樣沒辦法坐喔。抱歉,要請你離開座位。」什麼,這是什麼意思?我花了錢排了隊,結果是「抱歉,沒有胖子的規格喔」。

接下來,我一路接受打擊。那個趴著玩的旋轉遊戲機,因為我趴下去之後沒辦法閉合,我只好又乖乖地下來。那個忽然往上拔高、忽然往下墜的「一柱擎天」,「限重九十公斤以下」,我連坐上去試試看的資格都沒有。還有我最想玩的雲霄飛車,安全護具我還是扣不上來,後來只好放棄了。既然這樣,那去搭摩天輪看風景總可以吧,結果是「維修中」。最後,我只能到兒童遊戲區去過過乾癮。

離開時我跟工作人員抱怨了一下,只見他用一種曖昧的表情說:「很抱歉,因為原先的設計就是這樣。」也並沒有要退費的意思。當時我就跟朋友說,這樣花了錢還不能玩實在太浪費了,我一定要減肥之後再來玩。咦,我好像被激勵到要來減肥,這是一種物理環境所環造出來的論述氣氛。

設計的經濟性考量是限制胖子行動的一大因素。不管是飛機上的座位、電影院座位,甚至遊樂場的設施,都要考量最大的經濟效應。所以胖子要獲得相等的服務就必須付出更多的經濟代價。例如,搭飛機就要坐商務艙,公車不好搭那就坐計程車吧。這就等同於用經濟手段來制裁胖子,也就是暗示了胖子,「胖」基本上就是等同於「不經濟」。在這個邏輯下,減肥本身就是一種經濟行為——那個號稱降低生活成本的「理性」選擇結果。

而放到國家政策來看,目前不管是衛生單位、役政單位都是用BMI 值來當作一項標準。因此為了有效管理國內的胖子的經濟手段可以是 ——

BMI 值小於十八.五,稅金增加百分之十(太瘦的也要管一下)。
BMI 值介於十八.五至二十四,稅金減少百分之五十(鼓勵正常體位的)。
BMI 值介於二十四至二十七,稅金增加百分之十(有點過重的罰少一點)。
BMI 值介於二十七至三十,稅金增加百分之三十(明顯過重要罰重一點)。
BMI 值介於三十至三十五,稅金增加百分之五十(超過太多要重罰)。
BMI 值大於三十五。稅金增加百分之一百(太過分了,要讓她/他知道錯了)。

這個建議不錯吧。不但可以增加國家稅收,還可以充分地警告胖子,讓胖子自己想辦法要減重下來。

你會說別鬧了,這怎麼可能?可是在我們的生活氛圍中,這樣的邏輯卻無所不在。女性主義在論及環境對女性不友善時用了「男造」環境這樣的語句來形容這個現象,看來我也可以用「瘦造」環境來形容胖子面對的氛圍。

註釋
1潘勛編譯,〈導致地球暖化?胖子被汙名化〉,《中時電子報》,二〇〇六——十一——十三(檢索時間:二〇〇八年六月)。

※ 本文摘自《我僅僅只是一個胖子》,原篇名為〈胖子的經濟學〉,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