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壯陽藥如同男優的「御守」,沒拍過無套片是一種自豪

文/Kenny

凌晨四點,我查看訊息,看到一則,「ね〜ケニー!台湾に行ったら案内してくれる?」(欸〜Kenny,如果我去台灣的話可以帶我出去玩嗎?)是當初成人展的其中一位日本男優。

我回答:「もちろん!来るとき教えてくれたら時間空けとくよ!」(當然!你要來的時間跟我說,我會空下來!)我想在這種時間應該也不會立即回覆了吧?

「今台湾」沒想到一分鐘以內,沒想到會是這個答案,他說自己已經在台灣了,我只能把遊戲收一收,叫他過中午後來我家集合。

我忘了我給過他地址,我更忘了我竟然還給過他鑰匙!隔天一個人直挺挺地站在我床前,突然大叫一聲,把我晨勃都嚇到軟掉,我已經不記得多久沒有男人叫我起床了。

在此幾個月前,因為他的緣故,我有幸參觀了拍攝現場,比起慾火焚身的感覺,更多的是「蛤〜原來是這樣!」的震驚跟敬畏,直徑七、八公分的鏡頭外,還有相機的特效濾鏡下存在的真實情景,才是真正讓人瞠目結舌的地方。

A片拍攝,不是兩個人性交這麼簡單,而兩個人進行的行為甚至不能算是性交,應該算是特技加上特效的合輯;又由於日本的法律規定國產片必須要有馬賽克,並且要是能通過映畫倫理委員會審查的模糊度,所以在馬賽克的遮掩下,日本也演化出了一套消費者無法辨別的拍攝方式⋯⋯

身為直男,而我又是從男優方開始了解,但我完全無法想像自己能夠做到他們所做的任何工作內容⋯⋯
男優隨身攜帶三件物品:片商配合醫院的體檢證明、保險套、壯陽藥。通常壯陽藥只是心理作用,以他們的口吻來說就是「御守」,當知道還有藥物的時候就安心了一半,在拍攝時是不用吃藥的。

現場二十餘人、要配合導演要求體位與時間、同時保持勃起,而且不用吃藥,能夠做到這件事情的人,不是變態,就是真的很變態。

「口交戲」要準備開始,在倒數三、二、一的時候,男優已經勃起,並且戴上了保險套⋯⋯

後來,我們在台灣吃晚餐時(也就是我睡到一半被嚇到晨勃軟掉那天),他告訴我業界規定是全程需要戴保險套,某些時候甚至包含口交;意思是女優在口交時候感覺再開心,其實可能只是滿口的乳膠味,像是嘴巴裡面含著橡皮筋的味道。

接下來是「手指愛撫」,男優的指甲剪到甲床底,剪到底後還需要將往上的直角磨平,連甲床側邊的硬皮都細細地去除,平均修剪指甲的頻率大概是一週到十天。

過程中,只要女優有任何出戲的不適反應就會立即暫停拍攝,從陰蒂附近開始按摩卻不會直接接觸陰蒂,繞到陰道口,再從陰道口漸漸往上牽引,以陰蒂為圓心開始用手指頭劃著不同圓周的同心圓。更重要的是,旁邊永遠有一個攝影助理拿著一個紙杯,裡面裝著約半滿的潤滑液,男優時不時地就會把手伸進潤滑液中,再把手放回女優的性器官。

之後,男優把手指頭整支浸入紙杯中後,開始把手指插入女優的陰道,一隻、兩隻⋯⋯再開始慢慢用力,並且調適位置,看起來應該是找到傳說中的 G 點了嗎?其實是導演在旁邊說:「這邊高潮一次喔!」隨著手指的運動頻率,女優的身體開始些微地抖動,叫聲的音頻開始變得跟開始時不太一樣。

「卡!」調整機位

導演喊「卡!」男優的手立即離開女優,而就算在離開前,原本狀似享受的女優聽到「卡」的瞬間,臉就像倫敦鐵橋一樣垮下來,腿開著的女優在男優手抽離前,已經把自己的情緒抽離了。

機位調整完,開始進入「性交戲」,在還穿著衣服的時候就已經預設好的動作、時間、結束方式,三、二、一,就在這三秒間男優勃起,並且戴好了保險套!

體位一是「後入式」,顧及鏡頭拍攝角度問題,男優把女優的左腿抬了起來,讓攝影師可以拍攝到特寫。不過,我很確定攝影師的頭,撞到男優蛋蛋好幾次;另外一位攝影師代替了男優的視線,從上到下拍攝了性交插入的過程,男優也很自然地把頭讓出來給攝影師。

這時候男優處於頭往後仰九十度,視線只能看到一個攝影師的頭,左手還要持續施力抬起女優的腳,同時腰部與腿部往前頂繼續衝刺,但是蛋蛋還會時不時與另外一位攝影師的頭相互摩擦的狀態,整個人呈現了只有在 JoJo[*2] 裡面會看到的S形姿態。

「卡!」精準射擊

又一次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兩個人迅速分離,像拳賽鈴響般回到各自的角落;但就算在暫停中,男優還是直挺挺地站著,在沒有吃藥的狀況下。

這次拍的內容是「中出」,也就是在陰道內射精的意思,男優始終硬著,而保險套也穩穩地套在他的陰莖上。在這之前劇組已經調好用奶精、潤滑液、嬰兒食品加稠劑所做出來的假精液,滿滿地一整杯用圓頭針筒抽出來等著。

倒數「三、二⋯⋯」的時候攝影助理將針筒前端沾了潤滑液後放入女優陰道,「一」的時候注射完成瞬間男優將陰莖插入,狀似抖動後退出,接著攝影機繼續聚焦在女優的陰道口,直到剛剛調配的假精液緩緩流出⋯⋯

「卡!」
「お疲れ様です!」(大家辛苦了)
而我眼睜睜地看見男優的陰莖還直挺挺站在那。
但是我對男生沒有太大的興趣,我不太想知道他後來怎麼解決的。

「我沒有拍過無套的片子呢!」這對於某些日本從業演員來說,是一種自豪。

在台灣吃完晚餐後,依照日本習慣我們找了一家酒吧,他不喝酒但是喜歡水煙,所以我找了一家水煙館,老闆是韓裔日本人,戲謔似的在酒吧角落放了幾個陰莖形狀的娃娃,我們兩個與老闆聊過後,他請男優在陰莖娃娃上面簽名。

「何を書けばいい?」(要寫什麼好)男優問。
「寫『杯修趕某』。」(台語,來一發吧)我說,然後把字寫在便條紙上讓他照抄。
到現在,那隻娃娃還在林森北路某個酒吧的吧台上,對每個客人打著招呼!

[*1]「坐貓車」是《魔物獵人》中被怪物打死的術語。 ⏎
[*2]《《JoJo的奇妙冒險》為日本知名漫畫,以其中人物常擺出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聞名。 ⏎

※ 本文摘自《叫我AV經紀人Call Me THE AV Agent!》,原篇名為〈一切都是幻覺〉,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