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墮入「魔界」的公眾人物們

文/佐佐木俊尚;譯/林巍翰

在新冠肺炎全球擴散之前,除了部分該領域的學者專家外,一般人對肺炎相關的知識幾乎為零。對於「大流行」的印象,恐怕也僅只於一個多世紀前,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爆發的西班牙流感而已。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於中國的武漢。

記得當疫情剛出現時,日本國內還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完全沒有任何危機意識。

當時我因為還不清楚該相信什麼地方發出的資訊才好,所以先追蹤了一些國際知名的通訊社,如「法新社」(AFP)、「路透社」(Reuters)以及英國的「BBC」等,看其針對疫情所發布的新聞。

在我追蹤海外通訊社發布的新聞一陣子之後,日本醫界也開始出現一些觀察與分析疫情的人。還原到過去那個時間點,我們也只能選擇相信這些人的言論。

記得當時我曾把某位擁有醫療領域專家頭銜的「A 先生」所寫的部落格文章,以及他接受採訪時所說過的話,都當成自己的參考資料。我之所以這麼做,究其原因還是因為,那個時候日本國內尚未出現對疫情積極做出反應的專家。

另外,當我用 A 先生所發表文章的 URL 在推特上做搜索時,也沒有看到大量對他言論所做出的批評。

然而在那不久後,從醫療和感染症的專家那裡,發出了不少對 A 先生的批判之聲,例如:「這個人所說的話沒什麼根據。」

為什麼事情會演變至此呢?

本來還挺認真的人,成了談話性節目固定班底後,變得越來越偏激

筆者在綜合看過許多醫界人士對 A 先生的評價後,發現到以下事實。

他的許多同行無不表示:「A 先生過去是個挺實在的人,但在成為談話性節目的班底後,說話的內容開始越來越偏激了。」

其實類似上述的事情並不罕見。

電視臺的攝影棚,具有能讓人瘋狂的魔力。

在談話性節目的主持人反覆要求發表評論的過程中,來上節目的來賓會逐漸從現場氣氛中查覺到,節目製作人、導播以及主持人們,希望能從他們口中聽到什麼樣的內容。

只有少數人能無視現場氛圍,暢所欲言地說出自己想說的話。然而這種特立獨行的來賓,不久就可能被踢出節目的固定班底之外,從此消失在螢光幕前。

從結果來看,節目製作方往往只會留下那些願意說出他們想聽的評論的人。

製作人、導播和主持人無不希望節目上的來賓,能說出可以提高收視率的言論。

然而,因為節目製作方並非醫療或科學方面的專家,所以有時甚至會要求來賓說出違反科學思維的言論。

一旦節目來賓成為高人氣的評論人之後,就算他是特定領域的專家,也很難與現場的氣氛抗衡。有時甚至會為了博得更高的觀眾人氣,主動積極地發表一些明顯令人感到狐疑又反科學的言論。

參加談話性節目的來賓若沒能守住自己的底線,一旦「渡過盧比孔河」(Crossing the Rubicon),就真正一腳踏進「魔界」裡了。

而我們也由此見證一位擁有高人氣,卻被真正的專家們所唾棄,看起來「貌似專家」的談話性節目來賓的誕生。

在推特上墮入「魔界」,成為「糟糕公眾人物」的人們

「魔界」可不只存在於電視臺的攝影棚中。

推特上「魔界」的入口,也一直保持敞開的狀態。

我們在推特上也能看到一些,原本剛開始經營自己的帳號時,發表著專業知識內容的使用者。由於這類專門性的內容對於普羅大眾來說通常不具吸引力,所以會去閱讀的人也不多。

然而有一天,當這個推特用戶開始嘗試以較為偏激的口吻來發表文章後,發現竟然能得到一堆「喜歡」。

這時他就走到「魔界」的入口了。

推特用戶一旦開始在意文章的「轉推」數,希望能讓數字增加,其所發表的文章內容,就越發容易劍走偏鋒。

為了獲得肯定而開始陷入發表偏激言論的循環後,當文章的轉推數開始增加,跟隨者也越來越多,為了得到更大的成就感,他就會進而發表內容更為偏激的文章。

然而驀然回首,他將發現儘管自己在推特上的追蹤者變多了,網路聲量也變大了,可是那些有道德良知的用戶們,卻也皺著眉頭,點下了「取消跟隨」。

可惜現實中,上述的警醒並不會發生。

像這樣的推特用戶往往只會認為自己已成了「網紅」,社會上沒有人不認識他。

這樣的人或許確實稱得上是網路的「名人」,但「出名」絕不等於值得他人信賴。

我們可以稱這樣的人是「糟糕的公眾人物」。

※ 本文摘自《智慧型手機知識碎片化時代的「閱讀力」最新技術大全》,原篇名為〈如何善用社群網站? ── 把推特當工具,透過社群網站獲得「拉式資訊」的方法〉,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