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買書,還為他/她振臂高呼──「讀墨年度華文大獎.2022人氣作家」活動

除了買書,還為他/她振臂高呼──「讀墨年度華文大獎.2022人氣作家」活動

文/犁客

喜歡一個創作者,最直接的支持方式就是購買他/她的作品──不過這就顯出「書」的某種特別之處:喜歡某些演員或導演,可以進電影院一刷再刷,喜歡某些歌手或音樂家,除了買唱片還可以買票聽音樂會;那喜歡作家呢?買書,當然,不過絕大多數情況,一本書只會買一次。

當然,以上指的是「以實體製作物承載無形作品」這種銷售方式,但到了數位化的時代,「書」的特別之處還是在:大家透過串流之類方式購買影音產品,不過電子書嘛,絕大多數情況,一本還是只會買一次。

因此,暢銷榜雖是「一個作家多有人氣」的基本觀測指標,但絕對會有讀者認為「不,我明明愛某某更多一點」!「讀墨年度華文大獎.2022人氣作家」票選活動,正是讓讀者為自己心愛作家振臂高呼的絕佳活動。

誰能進入選名單?

最初一批入選名單自然還是得從書籍銷售來看──作品是作家與讀者接觸的重要關鍵。得要是2021/11/16到2022/09/30期間、作品曾進入「讀墨暢銷榜」Top 100的華文作家當中,「文學類」及「非文學類」的銷量前一百名,才能被選入名單。「華文作家」的認定資格從寬,只要原作以華文書寫即可,國籍不限,不過「收錄多位作家作品」的文集類作品不列入計算,已逝作家作品也不列入。

不計文集類作品的原因是這類作品無法單將其中幾個作家選入名單,但全都選入也不大合適;不計已逝作家作品的原因是既然麻煩讀者發表意見了,讀墨就想盡量邀這些讀者心愛的人氣作家來和大家見面,已逝作家的邀請門檻太高了。

讀者們在2022/11/03到2022/11/12進行投票,每位讀者每天可以在「文學類」及「非文學類」作家中各投三票,合計六票,每張票需投給不同作家。讀墨的編輯群也會加入投票,最終結果由「暢銷榜排行」(佔35%)、「讀者投票數」(佔35%)及「讀墨編輯投票數」(佔30%)綜合產出,2022/11/22公布。

誰進了Top 10?

從2022/11/22公布的Top 10名單來看,「文學類」入選的作家以小說作家居多,因此以《偽魚販指南》進榜的林楷倫和以《老派少女購物路線》進榜的洪愛珠顯得相當特別;小說作家進榜的本書大多不少,可見讀者支持一個小說作家時,常會發揮「我要把他的書都買進來!」的豪氣,如果寫的是系列作,例如進榜本數最多的護玄,就更容易有這種效應。

單看讀者票選結果的話,「文學類」最受歡迎的作家是陳浩基,進榜作品有四本,從他長期佔據「讀墨暢銷榜」的狀況來看,這結果並不令人意外;比較例外的是《八尺門的辯護人》作者唐福睿──他只出了這本小說,這也是他的第一本小說,但這本書的暢銷程度不僅符合投票資格,他拿到的綜合總分還衝進Top 3。

「非文學類」的Top 10名單類型就多了,有修養身心的溫柔作品,也有討論媒體狀況的硬核觀察,有歷史趣談,也有異國生活。進入Top 3的周慕姿一向關注人際關係之間的情緒處理問題,進榜作品四本,表示她這幾年陸續提出的題目,讀者們都持續關心。

雖說「文集類作品」不列入計算,不過那指的是多位作家各寫作品的短篇合集、選集之類;複數作家一起針對單一主題合寫篇章組成全書,或者整理許多訪問、以單一團體名義出版的作品,與「文集類作品」狀況並不相同──Top 3裡的另外兩名就是如此,一是王立、沈伯洋合著的《阿共打來怎麼辦》,另一則是香港導演周冠威率領團隊集成的《《時代革命》電影訪談錄》,這兩組創作者進榜,同時顯示了讀者對這個時代以及台灣自身處境的看法與態度。

誰是Top 1?

投票結束了,Top 3出現了,2022/12/10讀墨慶祝十週年的「10曾相識!我們的讀墨時代」嘉年華活動裡,讀墨將邀請多位入選的人氣作家親臨現場,除了對談講座之外,也舉行人氣作家的頒獎典禮──究竟哪位作家是首屆活動的Top 1?屆時就會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