綑綁人性的是與非──讀東野圭吾《白雪之劫》與《操縱彩虹的少年》
Photo Credit: Unsplash

綑綁人性的是與非──讀東野圭吾《白雪之劫》與《操縱彩虹的少年》

文/栞

東野圭吾是個多產的作家,也是個題材多元的作家。近期出版的《操縱彩虹的少年》與《白雪之劫》,都不是第一次在台灣出版。《白雪之劫》曾以《劫持白銀》這個書名在台灣面世,《操縱彩虹的少年》更曾上演舞臺劇。這兩部作品的風格各異,明顯地表現出東野圭吾的不同創作面向,但仔細研讀就能發現這兩部作品關注的主軸非常相近。

《白雪之劫》是東野圭吾因為熱愛滑雪而創作的故事。新月高原滑雪場的員工收到了綁架信,要求經營者支付贖金,但他們綁架的對象,是整座滑雪場。綁架犯聲稱他們在滑雪場的某處埋放了炸彈,若不答應索取贖金的要求,便會引爆他們在雪季來臨前所預先埋下的炸彈。這對經營已經有點困難,且前年才剛出過意外的滑雪場,無疑是極度殘酷的打擊,但經營高層卻始終不願意報警,打算私了,讓基層員工更是抱著滿肚子的憂慮與懷疑,執行著荒謬的送贖金任務。

東野圭吾善用自己對於滑雪的熱愛,去描繪單板及雙板滑雪的差異,並呈現出滑雪場這項僅有冬季才能進行的運動,有哪些經營的困難,以及實際上進行這項活動時,所會面臨的危險與難題。一方面呈現出這項運動帶來的美好體驗與刺激的感受,卻也將自身的經驗轉化成創作的養分,勾勒出緊張感十足的綁架案。

然而整個故事更深層地帶出滑雪場遭遇的難關,以及人在面對利益算計的時候,會呈現出多麽自私與惡劣的樣貌。明知道是人命關天的危險,卻因為會影響滑雪場的營運,而直接選擇付贖金不報警,只因為深怕輿論帶來經營的困境。怎麼看來都是非常嚴重的問題。然而對於那些下屬來說,所有的行動都緊緊捆綁了自身的生計,一方面擔心滑雪場的客人,另一方面卻也憂慮自己的工作不保,以至於陷入進退維谷的抉擇。

整個故事正是透過這樣子的人性糾葛,去設計出這場滑雪場綁架案,沒有人被綁架,但也正可說是所有人都被綁架,歹徒也因此可以一次又一次要求贖金。一拖再拖地延誤報警,讓下屬們在執行命令時更是綁手綁腳,一方面擔心沒有報警最終會被責罵輕忽客人的安危,另一方面又怕真的報警,會危害到已經在這座滑雪場上的客人。更別說前一年才剛出過滑雪場意外,禁不起更多損失的滑雪場,便在這天候瞬息萬變的情況下,做下各種決定。然而實際上,這個綁架案,卻藏著更深層的目的,是遠超過數次交付贖金的考量與算計。

在《操縱彩虹的少年》裡,也能看到類似的人性考驗。

光瑠自小就流露出異於他人的才華,比同齡孩子更早閱讀艱澀的書籍,經常性地問倒父母,老師們對於這麼傑出的學生,其實一直都看不順眼。父母也因為他太過聰明,不知道該怎麼應對,而萌生逃避相處的念頭。直到有一天,他們發現光瑠半夜出門,擔心的父親跟蹤光瑠,發現一大群少年少女的集會,而他們稱光瑠為光樂家。

他能透過電子合成裝置,演奏出和諧而色彩斑斕的音樂,只要看過一次這樣子的表演,就會產生某種恍惚舒適的感受,也會激發潛能與減少情緒的焦躁與波動,因此這些少年少女十分熱中參與光瑠的集會,並且向身邊的朋友口耳相傳。但這樣宛若邪教般的活動,很快就被心懷不軌的大人們看上,他們認為這是一種無形的電子毒品,足以使人上癮,只要能夠掌控光瑠,就能夠用來謀取利益。

這樣子的才能,也引來許多不良宗教團體的心懷不軌,他們打算利用光瑠引領出來的現象,當作是自己宗教的「奇蹟」,不過這一切都被洞察一切的光瑠看破手腳,預先做好防範措施。但另一方面,卻也有許多人打算抹煞像光瑠這樣的存在,他們害怕社會結構被顛覆,擔心少年少女因為光樂開發了自身的潛能之後,便不再受到世俗的想法與壓力所掌控。他們對於擁有異能的光瑠,抱著嫉妒與痛恨的心態。

人對於自己無法掌控的事物,或是對於優於自己的物種,總是抱持著恐懼的心理,有些人能夠心悅誠服地接受他人的指導與洗禮,但擁有權勢與地位的人,對於比自己更為厲害而無法控制的對象,只會萌生驅逐與消除的念頭。因為擔心自己的地位不保,擔心被別人發現弱勢,各種無形的恐懼會引領人們做出各種惡劣與荒誕的行為。

然而人們並不知道,接受改變後,這個世界會不會更好或是更壞。如果大家都接受光樂的洗禮,是不是能夠對人類社會有更好的影響?有些觀念進步得太快,而人類覺醒得太慢,經常會無法適應及忍受環境的改變或是思想的衝擊,光樂也許正隱隱地指涉著這樣的現象。不論是在《白雪之劫》對於滑雪場經營,所採取面對綁架案的措施,又或者是當遇上光瑠這樣子動搖社會認知的存在,人類在上位者對於利益的擁護,大部分幾乎都是相同的貪婪樣貌,然而這樣子的人性,卻也是引領著所有事件發生的根源。

東野圭吾並非想要在書中指責任何人,在《白雪之劫》中,仍有著即使可能會丟掉工作,還是希望可以為滑雪場免於危害,避免客人受到危險的員工;在《操縱彩虹的少年》裡,想要為人類進步盡一份心力,致力於改善現狀的人也大有人在。人性就是這麼矛盾,即使是「正確」的事物,每個人都會因自己的立場不同而反對,東野圭吾在這兩本書中都寫出了這樣的情境,而對與錯,或許就留給讀者來判斷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