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社會存在著A面與B面。男人活在A面,女人一開始也在那裡,但得不停往返

文/上野千鶴子、田房永子,譯/ 蔡傳宜

田房:上野教授,妳對令和新選組有什麼看法?

上野: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

田房:我非常喜歡這個政黨。山本太郎不是說要「在國會裡使出全力,用一決勝負的態度來吵架」嗎?發起激烈抗爭,改變社會,這讓人覺得很有趣。

上野:我認為他的選戰策略相當好,也遇上不錯的時機,僅以兩名身障議員就讓國會發生了轉變,像是議場的硬體就非得大改造不可了。

田房:雞皮疙瘩都站起來了。

上野:讓人實際體認到只要有點子和策略,就能引發變化。患有漸凍人症的舩後靖彥,發言時是使用文字板吧?

田房:我也看過他咬著感應器在電腦上打字。

上野:如此一來質詢時間的限制也被打破了。國會的質詢時間是依政黨按照比例分配的,因此無法想怎麼問就怎麼問。但就像視障考生的考試時間可以延長,身障議員所能獲得的質詢時間也必須加上「合理的考量」。畢竟日本也加入了《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

田房:等待工作人員翻譯舩後議員文字板的內容時,我覺得有很重要的事正在這段無聲的時間中發生。雖然我對女性主義的了解還不深,但覺得社會存在著A面與B面。政治經濟、時間、就業這類是社會的A面,背後的B面則是生命、育兒、看護、病痛、身心障礙等。

A面具備某種程度的彈性,B面卻都是些無法取代的重要事物。男人活在A面,女人一開始也在那裡,但面臨生小孩或育兒這些難題時,便被一口氣推得不得不往B面移動。

雖然男人病痛或受傷時也是如此,但基本上他們可以一直待在A面。女人則是得不停往返A面和B面,比如在B面被醫院告知「您可能會流產,請多休息」,就得耗費心力去A面與公司協調。

上野:將男性的社會和女性的社會比喻為A面與B面,田房小姐的語言表達真的很厲害。這不僅表達出社會具有兩種面相,還包含著相對於A面,B面在其背後、地位較次等的深意。妳描述得真好。不過,女性主義在很早以前就解釋過田房小姐講的這件事了(笑)。

田房:哎呀,已經有人說過了嗎?

上野:是的,所以我既覺得妳的說法令人讚歎,又對我們過去苦苦奮戰才獲得的概念和詞彙沒有傳遞到下一個世代感到遺憾。

我在《父權體制與資本主義》中所提出的模式。其中的「市場」領域由成年男性占據,背後則是包含婦孺和年長者在內的隱形「家庭」領域。雖然年幼時大家都在「家庭」領域中,但長大後人生軌道因雙線化而分離,男女性分別走向「市場」和「家庭」,等變成老太太老先生時軌道才又合而為一。

在「市場」中的都是產業軍事型社會的士兵,無法派上用場的人則會被排除於「市場」之外。身為產業士兵預備軍的小孩與退伍老兵的老先生,因爲對「市場」缺乏貢獻而被關進「家庭」這個黑盒子裡,女人則是被丟在這裡。不只是女人和老人家,病人以及身心障礙人士也是如此。

這被稱為「公私分離模式」或「市場與家庭二元模式」。所謂的女性主義,就是在類似理論上持續耕耘的學門。田房小姐不熟悉女性主義,卻能用自己的話組織出A面和B面的論述,太厲害了。

本文摘自《上野教授教教我!從零開始的女性主義》,原篇名為〈A面與B面/市場與家庭〉,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