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麥晉桁的早餐三明治故事,已經成為華爾街的一則傳說

文/麥晉桁;譯/陳正芬

我想說一下我在華爾街的四十三年職業生涯中,兩次難忘的交談經驗。一次是在一九九二年,跟一位摩根士丹利的資深交易員,內容是關於他早餐的三明治;另一次是在二○○八年,跟三位美國經濟的重量級人物,內容是我以摩根士丹利執行長的身分,拒絕以每股二美元出售公司。

兩次談話展現我個性的不同面相。我必須為沒有權勢的人挺身而出,我也把事實真相告訴大家,無論後果為何。

早餐三明治的故事已經成為華爾街的一則傳說。我在前往早上八點的會議途中,看到有個外送員站在一排電梯前,等開完會他還在那裡,手裡拿著一個紙袋。

「半小時前你不就在這裡了嗎?」我問他。

「是啊。」他說。

「你有打電話給對方嗎?」

「打了兩次。」他告訴我。

「把號碼給我。」

我一把抓過他手上的紙條,走到電話機前,撥打那人的分機號碼。「我是麥晉桁,*趕快出來拿你的早餐。」當時我是營運委員會的主席,再過幾個月就要升任總裁。當這位員工出現時,我劈頭把他罵了一頓。「你以為你是誰?他跟你一樣,都是在賺錢討生活。你讓他一直等,等於是把錢從他的口袋裡掏出來。下次再這樣,小心我把你給炒了。」

這故事的重點在於待人之道。對我來說,無論從事什麼職業、銀行有多少存款,人人都是平等的。我也要求我的下屬,無論是面對 CEO、同事,還是街角小吃店的店員,都要做正確的事。對那位資深交易員開嗆,並不是我對一個職級低我好幾階的下屬發火,而是我一貫的態度,要讓大家清楚知道,什麼樣的行為無法被容忍。有時我得強硬點,讓對方真正接收到我的訊息。

華爾街會吸引想賺很多錢、超好強、超積極進取的人,這類型的人確信自己最聰明,而且會不惜一切來證明。一般來說,天性樂於助人者會去當醫師或老師,而不是交易員或投資銀行家。而我就是要讓他們相信,把集體利益放在個人利益之上,才是最好的工作方式。

換句話說,我想建立一種文化,把這群汲汲營營的華爾街之狼凝聚成一個團隊,而其中一種方法,是對著一位不體貼的交易員大吼。

另一次在我職業生涯中的難忘時刻,是我把暱稱「漢克」的亨利.鮑爾森(Henry “Hank” Paulson)、班.柏南奇(Ben Bernanke)和提摩西.蓋特納(Timothy Geithner)的電話掛掉,他們當時分別擔任美國財政部長、聯準會主席和紐約聯邦準備銀行總裁。在美國的商業和金融中心被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金融危機吞噬之際,掛掉這三人的電話可謂魯莽之舉。當時的摩根士丹利處於崩潰邊緣,但我拒絕把公司的四萬五千名員工和股東拱手讓人。正是那幾次十分鐘的電話交談,讓我相信自己有一些寶貴經驗值得教給大家。

或許你不必去跟財政部長作對,但人的一生中,有時必須在眾目睽睽下做出艱難決策。無論是經營事業還是家庭,或者單純過生活,在壓力下做決策是領導力的本質。在不知結果如何的情況下做出艱難決定──承擔風險或是對眾人開誠布公──足以證明一個人的氣魄。

在華爾街的四十多年間,在危機時刻和尋常日子裡,我學到了很多正確和錯誤的管理方式。我看過太多人自稱領導者,卻沒有真正在領導。他們逃避衝突,遲遲不肯做出艱難決策。他們自以為無所不知,周遭的人只說他們想聽的話。他們要求員工做一些自己辦不到的事。他們一味批評卻不懂得稱讚,以為只有錢能激勵人心。這些冒牌領導者高估自己的能耐,遇到壞消息便大驚小怪,期待別人完全照自己的方式做事,殊不知有時換種做法,可能會得到更好的結果。

某種程度上,本書是關於發話者如何成為傾聽者、傾聽者如何成為更好的人、更好的人如何成為更好的領導者。我的自信來自天性,但我得學會如何增進他人的信心與互助合作的精神,讓團隊的成果遠高於單打獨鬥的總和。我親身體會領導者是後天養成,而非與生俱來。領導力是種教養,有時得練習才行,就像銷售力,有些人學得比較快,但終究是學得會的。

※ 本文摘自《摩根士丹利傳奇執行長麥晉桁回憶錄》前言,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