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牧謙(政大歷史系大學部學生)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歷史學家常常要面對史料不足的問題。 但如果史料間的不全並不是空白、而是「被河蟹」,文字的斷裂不是因為紀錄的不全,而是刻意斟酌篩選的結果,則歷史學者要如何才能穿透重重的屏障,挖掘背後的真相? 漢語世界對納塔莉‧澤蒙‧戴維斯(Natalie Zemon Davis)這位史家絕對不陌生。戴維斯在 2006 完整文章
之前有篇引發我島臉友怨毒、學圈震盪的奇文——〈台灣腔為什麼那麼娘〉,該文作者從調頻電台的廣播發展史,講到口腔構造、發聲位置的聲韻學,再談到文化混種的語法學,總之結論就是台灣藝人以及民眾操持的台灣腔普通話,聽起來就是比中國各省還來得娘。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