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尹維安 我的一個朋友此刻正在英國,我們之間的時差是七個小時。 我說此刻是晚上八點半,寫稿子。她說她剛吃完午飯,倫敦是下午一點半。 上次我們見面是在六月的上海,再上一次見面是去年十一月在鄭州,上上次,也就是我們認識的那天,是去年的十月,烏鎮戲劇節,我們一起在宋家廳值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