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萊諾拉.朱;譯/陳玫妏 第二天放學回家,雷尼重複說一個故事,四次!他的嘴巴裡有雞蛋,但他不是自己吃的;他最討厭的食物被陳老師放進他的嘴裡。 「她把雞蛋放在這裡。」雷尼嘴巴張大,用手指著裡面。然後呢?我問。 「我哭了,把它吐出來。」 然後呢? 完整文章
文/萊諾拉.朱;譯/陳玫妏 「如果我不午睡,警察會把我帶走嗎?」某個週六雷尼下樓準備午睡時,他這樣問羅布。 「為什麼不午睡,警察就會來呢?」羅布一邊問,一邊幫他拉高棉被。但是雷尼沒有回答。 另一個慵懶的週末午後,羅布和我看到雷尼以小嬰兒的姿勢蜷縮在客廳地板上。「嬰兒雷尼」緊緊閉上眼睛,彷彿想藉此躲避某種鬼魅;幾秒後,他睜開眼睛窺探四周。他重複做了好幾次,最後我才明白:他在逃避偵測。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