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鄧小樺 《小小本本》的朋友請我寫一篇關於香港書店變化的文章,其實有點心虛:一來余生也晚,香港書店早年的興旺期,也許欠缺一點親身經驗,所謂變化歷史,也許是個人有限經歷加上傳誦耳聞的二手資料,若有錯漏,還待方家指點。二來,個人口味而言,偏向文藝,至於香港書店「實用」、「巿場」的觀察,盡力持平,然不免也有偏重──只是在書業日趨困難的今日,仍對「書店」本身存在興趣的,也多半是文藝愛好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