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趙德胤;採訪整理/鄭育容、方沛晶 拚搏求生的故事,總是極其巧合的雷同。為了生存,人們從鄉村遷移到城市,從國內流離到海外。他們離開了原鄉,在異地建立起家鄉,成為下一代的故鄉。可能從此再也回不去的他們,不論是物質或精神層面,在離開的那一刻起,注定成為異鄉人。 對我來說,拍電影,從來就不只是「拍電影」而已。 電影,是我訴說生命經驗的方式,也是我爬梳個人感受的工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