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頭之處彷彿若有光,太宰治一定會讓你看見

文/黃羊川 人活著就是受苦,因而造就了太宰治以崇尚美的追求(尤其是美女)為最終意旨。他不屑人與人之間層層束縛的道德意識,但這並非指太宰治是不道德的,而是他厭惡世人之間看似義正辭嚴卻又極其單薄的制度連結,如禮俗或婚姻。聽起來很批判,但「美女」只是他對理想世界的借喻。他並非是個理想主義者,他活著、他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