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阿潑(轉角國際專欄作者) 有那麼一陣子,我對收集關於紅色高棉的紀錄或影像很熱中,試圖瞭解柬埔寨人如何記憶或訴說那段傷痕──一如猶太人談及納粹,或台灣人論及白色恐怖──那些受害者或口拙,或沉默,或面無表情,但即使呼吸都能傳遞出那段語言無法承載的經歷。而外人如我,只能在挨餓、凌虐這類敘事中,想像這歷史地獄。 所謂的地獄,可以透過數據化約:一九七五年四月十七日,獨裁者波布(Pol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