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麥可.法蘭傑斯 爸爸和我安排了一場正式會面,用黑道的說法,叫「坐下來『喬』」。這指的可不是請諾比來和我們一起品嘗紅酒配燻烏賊,「坐下來『喬』」是黑手黨文化中非常基本的一件事,這是用來討論與解決任何爭端最重要的那一個手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