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878年,患有脊椎等各種宿疾的博兒,再度接受友人的建議離鄉散心養病,她最終選擇了遠東日本。 這不是她第一次長途旅行,但所謂的散心養病,遠非我們想像的找一處湖光山色景致優美的溫泉地靜養,畢竟當她踏上日本這塊土地之前的二十年間,已去過美國、加拿大、紐澳、夏威夷群島和洛磯山脈地區,也寫過兩本書,包括著名的《山旅書札:一位女士在洛磯山脈的生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