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我就這樣一面看水一面想妳

文/ 何灩 我一輩子走過許多地方的路,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雲,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 ──沈從文 在遇見張兆和之前,沈從文的經歷有些曲折。這個十四歲就投身行伍,浪跡湘川黔(湖南、四川、貴州)交界地區的「武夫」,在脫下軍裝後竟轉而搞文學創作,且成功發表了些作品,後…

在認識許廣平之前,魯迅身邊並無一人

文/ 何灩 《題〈芥子園畫譜〉三集贈許廣平》──魯迅十年攜手共艱危,以沫相濡亦可哀。聊借畫圖怡倦眼,此中甘苦兩心知。 魯迅的一生飽經風霜,飽受爭議,只因他筆力遒勁,便有人說他尖酸刻薄,毫不留情。然而,真實的魯迅又是怎麼樣的呢?是否一樣有血有肉,兒女情長?也許唯有他身邊的人,才最有發言權。 在認識許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