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多米尼克.弗斯比;譯/王曉伯 課稅的藝術,是盡力拔最多的鵝毛,但讓牠們發出最小的聲音。[1] 尚-巴普蒂斯特.科爾伯特(Jean-Baptiste Colbert), 路易十四的財政大臣(一六六一──八三) 一六九○年代初期,英王國庫虛空,亟需錢用。 會陷入如此的境況是威廉王(King William)與他的國會自找的。他們為了爭取民心而取消一項招人痛恨的稅目。 完整文章
文 /多米尼克.弗斯比;譯 /王曉伯 任何事都無法確定,除了死亡與稅賦。[1]克里斯多弗.布拉克(Christopher Bullock),《普雷斯頓的修鞋匠》(一七一六) 稅賦的歷史就和文明一樣久遠。 即使是在依賴狩獵與採集的原始社會,都存有貢獻群體的認知,因此當人類在一萬年前定居下來時,首領就會徵用勞力與生產。自此之後,沒有一種文明是不需要課稅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