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唐珮玲 你應該沒聽過這種工作,叫「觀護人」。 有各種各樣叫錯的版本,以及天差地遠的誤會。這個工作常被叫成「監護人」,不是!監護人是你爸爸媽媽,不是我。有時被當作是社工、被當作戶政事務所,或是被當作是社會局人員。錯得最接近的是以為,把壞少年送來給我管教就會變好,不是,那是少年調查官跟少年保護官的工作,我可從來不管小孩的。 完整文章
文/陶曉嫚 大家對初夜交易的想像,經常建立在虛構創作上。例如日本導演蜷川實花執導的《惡女花魁》(さくらん),或是章子怡、楊紫瓊、鞏俐三大影后共演的《藝伎回憶錄》(Memoirs of a Geisha),都描繪女主角吃得苦中苦,爬上青樓群芳的頂點,以美貌才藝手腕勾引達官顯貴一擲千金,為她們贖身、成全她們的野心或愛情。然而在我的田野訪談歷程中,這些浪漫元素稀薄到幾乎不存在。 完整文章
言情小說的內容似乎就是那幾種模式,不難想像,無論中外,言情小說或者羅曼史的確都會發展出幾套類似公式的東西,有的出版社還會要求作者按著規定來寫。話雖如此,仍會有些作者別出心裁,有時是在言情套路當中加新材料,有時則乾脆把這個類型和其他類型調和在一起,變成跨類別、出乎意外的作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