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自有它的生命,只要喚醒它們的靈魂就行了。——《百年孤寂》 哥倫比亞裔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馬奎斯的《百年孤寂》,無庸置疑是拉美文學的經典巨作,虛構城鎮馬康多中,波恩地亞家族六個世代的故事,讓客觀事實加上略帶誇飾的描述,成為魔幻寫實的代表作品。今年三月,Netflix宣布買下《百年孤寂》的改編權,正在籌備影集當中,這也將是 50 年來該作品首度影視改編。 盜版猖獗,一度拒絕授權中文版本 完整文章
文/陶德.羅斯、奧吉.歐格斯;譯/林力敏 英文的「黑馬」(dark horse)這個詞,源自一八三一年的小說《年輕的公爵》(The Young Duke)。在這本英國小說中,主角在賽馬比賽下了注,沒想到賽事由一匹乏人問津的黑馬奪冠,害他輸掉一大筆錢。「黑馬」這用詞旋即風行起來,意指事前不被看好卻意外獲勝的人。 完整文章
我們習慣把某些專業視為日常的一部分,例如烹飪做菜,就算是米其林主廚的手藝,我們都會覺得並不遙遠(只是吃不起);但我們也習慣把某些專業切割到日常之外,例如科學。但事實上,科學研究的起點就是日常裡的各種好奇,科學家關心的,和大家差不了太多──有沒有阿飄?科幻片那些東西做得出來嗎?今天晚飯到底要吃什麼? 完整文章
言情小說的內容似乎就是那幾種模式,不難想像,無論中外,言情小說或者羅曼史的確都會發展出幾套類似公式的東西,有的出版社還會要求作者按著規定來寫。話雖如此,仍會有些作者別出心裁,有時是在言情套路當中加新材料,有時則乾脆把這個類型和其他類型調和在一起,變成跨類別、出乎意外的作品。 完整文章
經營公司除了對外的營運方針之外,最要緊的是對內的管理方式──與商場上的比拚廝殺不同,「管人」其實相當細膩複雜的功夫;用數字看績效好像很公平合理,但卻可能出現考核數字看起來沒問題但真正效應不對勁的狀況,但除了數字之外,還有什麼方式適合在企業裡使用?「讓所有員工都了解公司願景」這種聽起來像日本熱血漫畫情節的做法是可行的嗎? 完整文章
文/林夢媧 出版首本詩集《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便數次再版的伊格言,時隔七年,帶來新詩集《與孤寂等輕》。伊格言擁有詩人與小說家之雙重身分,曾出版小說《噬夢人》、《零地點》、《甕中人》及《拜訪糖果阿姨》等作品。2019年台北國際書展,策劃多場精彩不容錯過的主題講座,其中伊格言的詩集發表,在2月15日於讀字沙龍展開,與大家一同討論詩歌與藝術在生活中的脈絡。 數字的藝術性 完整文章
文/劉宇昆 夜裡,天上掛著半個月亮,一聲偶然的貓頭鷹叫聲傳來。 一戶生意人家,丈夫、妻子和所有家僕都被遣走了,偌大的房子安靜得詭譎。 我和父親蹲在庭院裡,文人石後面。透過石上的許多小洞,能看見那戶人家兒子房間的窗戶。 「小君啊,我可愛的小君……」 年輕人囈語似的呻吟令人不忍。他半瘋半傻,為了他好,父親把他綁在床上,留了一扇窗沒關,讓遠處田間的清風帶走他悲傷的呼喊。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煥然一新的環境能帶來心靈的平靜祥和,而掃除在傳統上也有去晦氣的意涵,讓大掃除成為家家戶戶的新年定番。但,對愛買書的人來說,大掃除實在是非常令人困擾的一件事。書迷通常只能看著書架上推得滿滿的書,心理確信書還會變得更多,卻一本都捨棄不來。 而近來最受矚目的整理大師——近藤麻理惠(Kondo Marie),對於該怎麼處理這些即將壓垮書櫃的藏書自然也有話要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