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陶曉嫚 宋良韻拎著一袋手搖杯,邊拭汗邊在虛掩的鐵門口踢掉水鑽涼鞋,搬家工人正把一箱又一箱的家私堆進這層分租公寓的空雅房中,新室友──林瑋書正俐落地指揮工人該將一二三四號書架配置到何處,宋良韻呼了口氣,虧林瑋書大學畢業後職場爆肝八年餘,逐水草而居搬了十次家,竟還有力氣捎上這許多不是錢的紙張。 完整文章
文/林立青   《性感槍手》這部作品寫的是台灣的八大行業社會,故事主角是專門幫男人打手槍的小姐宋良韻,藉由她在「色情護膚店」中上班的故事,描繪出一幅台灣八大行業的眾生相。讀者可以從書中看到八大行業會遭遇到的景況:各形各色的奧客、爛人,討厭的臨檢和同為八大行業女性不同程度的抱怨私語,以及更重要的──她們的人生。 完整文章
文╱林立青 我踏進酒店時,注意到接待我的筠筠手上拿著威廉.高汀的小說《蒼蠅王》,她對我強推說這是她家裡最好看的書,她還大力推薦給店裡的姊妹們讀。聽筠筠講得神采飛揚,我也只能含蓄地回應:「但是這種黑色寓言的內容,好像不大適合拿來酒店談……」 完整文章
文/林立青 工地現場工程師有些生活是很值得回味的,例如「虧檳榔」。 「虧檳榔」是工地的獨門文化:找檳榔西施搭訕。這有幾個原因。 剛入行時年紀輕。年輕貌美又可愛的檳榔西施永遠是工地的話題,但由於大多數吃檳榔的師傅們年歲都長,並不會真的去檳榔攤虧妹,因此,會「慫恿」我這樣的單身廢柴工程師前去。工地現場的師傅無論是什麼出身,都會以這樣的方式表示關心和親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