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好 法律不等同於道德,法律不能回答我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法律只評判是否可以去做。 凱文·吉佛伊的《複製邪惡》,和奇幻皮政治骨的《被埋葬的記憶》一樣,其實是個科幻皮人性骨的故事。故事中的世界背景是一個已經允許合法生育複製人的美國,允許複製「已死之人」的基因,造福不孕與遺傳性疾病的夫妻,但仍有許多人因為宗教、道德、倫理上的原因,或溫和或激進地反對複製人的生育技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