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和你相距甚遠,但它每時每處都與你同在──專訪「法律白話文運動」

文/犁客 「大家加入的原因不大一樣。我是本來在網上看到他們做的東西,覺得很有意思,又是自己的學長姊;」劉珞亦說,「書磊是因為先前參加辯論賽認識貴智,伯威因為會做設計,就被拉進來做圖。」 劉珞亦是「法律白話文運動」網站成員之一,負責社群經營。2014年,因為318學運的緣故,楊貴智找來鑽研國際法的朋友…

黃致豪 ╳ 林立青──當我們討論死刑

整理/陳琡分 「你天天讓受刑人摺紙蓮花,摺二十年,就會變好人嗎?」 律師黃致豪在與作家林立青共同出席《死囚的最後時刻》座談會時,與現場來賓分享了這句話。「這是我的一個當事人,在他死(伏法)前、最後一次在最高法院所講的。」死囚自是罪無可逭,然這句話,或許也可看出台灣從政府、社會到民眾,對死囚議題的迴避…

「刑法背後全是人性故事,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專訪《罪行》《懲罰》作者馮.席拉赫

「我用一個故事來說明:大部分的專業作家可能會告訴你,開始寫作與重大事件有關,例如有一次搭飛機、遇上意外,墜機之後從飛機的殘骸中站起來,在那個剎那決定開始寫作。」費迪南.馮.席拉赫淺淺笑著,「不過我之所以開始寫作,純粹只是因為晚上睡不好、想找事做而已。這個說法沒那麼戲劇性,不過事實如此。」 馮.席拉赫…

法律立的不好,被批判的卻是法官──《博恩夜夜秀》沒頂到的那個點

文/楊貴智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看完《博恩夜夜秀》後,其中討論「公然侮辱除罪化」的段落讓人有種不夠深入、頂不到點的感覺,有種不夠暢快的失落感。 《博恩夜夜秀》標榜自己是台灣第一個美式政治時事諷刺秀,目的在於「告訴大家該為甚麼事情生氣」,既然是諷刺秀,想必未來會諷刺許多人,因此製作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