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個汽車廣告的對白這麼說:「歷史上的每個英雄,都與他的坐騎一同不朽」。我們三國粉鄉民都知道馬中出了赤兔,人中出了呂布(我又在說什麼),但與那些戰功彪炳、壯圍虎軀的武將大相迥異,古典時期文士多半以騎驢作為主要的交通工具,也進一步成為作為一個文人墨客的精神象徵。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