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子瑜 寫作者到底在對誰寫作?如果只是為了素未謀面的讀者而寫,作品會變成一種討好,或許內容有趣,卻如輕飄飄的靈魂,似乎少了一點什麼。優秀的作者,絕對是對著一張看得見的臉孔在書寫,為作品注入厚實的生命力。並非擁有文學背景的印尼作家安卓亞‧西拉塔,正是抱著這樣真誠的態度,用平民的生活語言,寫下處女作《天虹戰隊小學》,獻給一直埋藏在他內心深處的兒時老師和十位童年摯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