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告訴他台灣電影沒希望,回日本比較好。但他說:「我要當第一個拍國片的日本人!」

文/北村豐晴 我十九歲的時候和女朋友同居過,後來覺得情侶不要同居比較好。但是,這次我跟女朋友很快就同居了。我們找了個頂樓加蓋的套房〈來台灣後,住的第三間頂樓加蓋〉。房間裡只有一張床。其實年輕又剛在一起的情侶需要的是一張床。我們兩個超窮,但非常享受生活,感情很快就穩定了。 那時候,義大利餐廳的同事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