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犢玫瑰 浸在苦裡去感覺苦,就是看著念頭來來去去,念頭是自由的,因此苦的感覺也變化無窮,如此一來,苦改變了,苦的濃度就有稀釋的可能。 「八仙塵爆」事件持續延燒,新聞上不斷放送著心痛的家屬和年輕生命的掙扎,讓人不禁鼻酸糾結,更不由得發出人生無常的慨歎,關於生命的「無常」,網路曾經流傳一則故事: 「一對論及婚嫁的年輕男女,女孩住在南投,男孩住在北部,原本兩人正透過 MSN 完整文章
文/吳晟 Photo from Wikipedia 台灣第一大河濁水溪,發源於何處?諸多水系承載多少恩澤和災難而奔流?整個河域有多長多遼闊? 我的家鄉,緊鄰濁水溪下游北岸,父母親承繼祖父母,依靠肥美的濁水溪沖積土,在廣闊的溪埔地從事農耕,撫養一家人。我也和多數鄉親一樣,在濁水溪平原上成長,繼續在這片土地上耕作收成。 的確,半世紀以來,就像入土扎根的作物,溪州農鄉一直是我安身立命的居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