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九十多年前於一戰前後兩趟印度旅行的佛斯特,寫下了他在這片英國殖民地所見的偏見與對立。 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統治階級之間心態的歧異、男性與女性、西方與東方、國族或社會認同的我與本然的我⋯⋯ 在一件疑似性騷擾的犯罪事件𥚃,呈現衆人立場與關係的彼此角力,介入其中的各方人士或勢力,要的只是堅持既定的判準,真相在審判之前毫無重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