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格.布雷格曼;譯/唐澄暐 這是個不太可能產生革命的環境。委內瑞拉西部的這個城市只有不到二十萬的人口,而一小群菁英分子已經掌權了幾百年。[1]然而就是在托雷斯市(Torres)這邊的普通市民,為我們這時代最迫切的一些問題找到了一個答案。 我們要如何恢復政治中的信任?我們要怎麼阻止社會中的犬儒主義浪潮?我們要怎麼拯救我們的民主政體?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