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立以來,真光福音教會對婚姻平權運動無役不與,因為在神的愛裡不分異同

文/陳鈺欣 為了恨白人, 一個人必須蒙蔽大部分的思想──還有心靈, 好讓恨本身變成一種姿態, 這種姿態既令人疲憊, 而又自我毀滅。 ──美國黑人民權同性戀作家:詹姆斯.鮑德溫 ■教會的一把老琴壞了 沒有太多預算,沒有來自總會的補助,星期日下午,擔任教會協會理事長的我和財務兼司琴等兩位同工,一起去YA…

到處都有人吹噓童年過得有多痛苦,可是跟愛爾蘭的童年比起來,那只是小菜一碟。

文/法蘭克.麥考特;譯/趙丕慧 我的父母親在紐約相識結婚,生下了我,他們本該定居下來,誰知他們又回到了愛爾蘭。那時我四歲,弟弟馬拉基三歲,雙胞胎弟弟奧利佛和尤金不滿一歲,我的妹妹瑪格麗特已經死了。 回顧童年,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活過來的。不用說也知道,那是悲慘的童年,幸福快樂的童年大概也不好意思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