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處都有人吹噓童年過得有多痛苦,可是跟愛爾蘭的童年比起來,那只是小菜一碟。

文/法蘭克.麥考特;譯/趙丕慧 我的父母親在紐約相識結婚,生下了我,他們本該定居下來,誰知他們又回到了愛爾蘭。那時我四歲,弟弟馬拉基三歲,雙胞胎弟弟奧利佛和尤金不滿一歲,我的妹妹瑪格麗特已經死了。 回顧童年,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活過來的。不用說也知道,那是悲慘的童年,幸福快樂的童年大概也不好意思浪費…

【經典也青春】小巨人,和他的愛爾蘭母親──談《安琪拉的灰燼》

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厚厚一大本 500 頁的「巨」著,我竟不到兩天的功夫讀完。 多久沒有這麼廢寢忘食地讀一本書了,而且一邊讀一邊迸出既心酸又心痛的笑。(重讀猶如新作) 不如為何,我想起達斯汀.霍夫曼主演的《小巨人》,他說:「因為笑得出來,我才活得下去。」 但麥考特當時可是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