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有前去的時候,台北是科幻片,烏托邦,潮科技,空中搞不好有圓管和列車穿行,人走路的樣子都快一點,漂亮一點,一千種可能,還沒到的就是未來。 真的住在裡頭的時候,台北是恐怖片。背景音是拉高的弦樂把精神磨到最尖,越不想怎樣越會怎樣,生活是惡作劇,一個停車位都能搞死你,日子少了轉圜,卻總能在轉頭的一刻被驚嚇。一萬種折磨,還沒開始就已經打算過去。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2010 年 8 月到 2015 年 10 月,我與張必魯在台北度過五年,那是我此生最短也最長的一段時光。 2010 年,遭逢人生低潮而落入一個不適切的職場環境的我,有幸從鬥爭中退出。那天下午,我帶著張必魯繞著台中的科博館散步,在館前路的轉角,我蹲下來看著他,問他:「我們離開台中,到台北好不好?」他不知我的心事,對著我張大眼睛,把舌頭掛在嘴邊,咧嘴大笑。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