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歡看詞語典故、出處之類的書,既追本溯源原來的意思,又有故事可看,而且這類著作大都用語淺近,比詞典更好看(詞典已經夠好看了)。 不喜歡的,是在說文解字之餘,酸溜溜的,牢騷滿腹,批評時人用詞不當、弄擰古人原意,然後大發泥古為尚的論調。 大學教《左傳》的老教授,有一次在課堂告誡女同學,不要用「好棒」這詞,他說「棒」在古代,是男生那根的意思。依其意,「好棒」就好比女生講「好屌」一樣,不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