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每個詞語都有它的前世今生

我很喜歡看詞語典故、出處之類的書,既追本溯源原來的意思,又有故事可看,而且這類著作大都用語淺近,比詞典更好看(詞典已經夠好看了)。

不喜歡的,是在說文解字之餘,酸溜溜的,牢騷滿腹,批評時人用詞不當、弄擰古人原意,然後大發泥古為尚的論調。

大學教《左傳》的老教授,有一次在課堂告誡女同學,不要用「好棒」這詞,他說「棒」在古代,是男生那根的意思。依其意,「好棒」就好比女生講「好屌」一樣,不雅。

但誰在說「好棒」時會想到什麼器官呢?老教授這樣講,耍耍嘴皮、聊聊就算了,認真追究就無聊了。真要算計,很多字詞都不宜使用,例如「也」,許慎《說文解字》明載:「「也,女陰也。象形。」「也」是女子陰部,且是象形文字,樣子就像女陰,然而有人寫到「也」這個字會聯想到什麼,進而心生邪念,產生戀字癖麼?

又好比「且」這個字,在古代金文中,就是男根形狀。郭沫若、李敖等撰文考證,是男性生殖器,和「棒」一樣的意思。

不管是是非非,看每個詞語的來龍去脈、典故出處,是十分愉快的事。許暉的《這個詞,原來是這個意思》很值得推薦。此書目前出版了三冊,每一則掌故都考證詳實,交代清楚,每讀一則就恍然大悟,這詞語,原來這麼回事,竟然是這樣啊。

舉兩個例子,如這則:「傻瓜」的「瓜」是什麼瓜?作者說,不是黃瓜、西瓜或哈密瓜,瓜是瓜州,在今日敦煌一帶。《左傳•襄公十四年》有一段對話,用白話講,范宣子對姜戎氏說:「當初秦人追逐你們的祖先到了瓜州。」姜戎氏被趕到瓜州後,在瓜州的姜姓人就被稱為「瓜子族」。這個族人個性忠厚,受雇時不偷懶,埋頭苦幹,勤奮老實,像傻子一樣,久而久之,就被稱為傻瓜。據說這是歷史學家顧頡剛的考證。

作者進一步指出,清朝人黎士宏《仁恕堂筆記》記載:「甘州人謂不慧曰瓜子。」甘州,即今甘肅省張掖市一帶,至今甘肅、四川一帶還稱不聰明的人為「瓜子」、「瓜娃子」。

又好比「毛病」,我們把疾病、缺點、錯誤稱為毛病,但這和毛有什麼關係呢?有的,不過是馬的毛,和人無關。《相馬經》説:「馬旋毛者,善旋五,惡旋十四。所謂毛病,最為害者也。」馬的旋毛旋幾圈,關係到馬的好壞,旋轉五圈的是好馬,旋轉十四圈的是劣馬。

唐代詩人李商隱《雜纂》一書,列舉六大怕人知道的事物:「流配人逃走歸,買得賊贓物,藏匿奸細人,同居私房蓄財物,賣馬有毛病,去親戚家避罪。」可見「毛病」一詞唐朝人就已經使用了。

另外像為什麼買東西而不是買南北?等等數則都很有意思。不是冷笑話或隨便臆測,一定有憑有據。有事沒事不妨翻個幾則,增長見聞。

如果認為這些語詞追索根本,太遠古了,那麼更切身,更現代的,就是曹銘宗這本《台灣人也不知道的台式國語》。書中收錄、解說、探索的,都是台灣所獨有的,常用的,很有新潮與創意,典故卻不太為人所知的語詞。這些「台式國語」,經過新聞標題、廣告標語、網路族的推波助瀾,廣為人知,成為習語。

所有語詞,曹銘宗都先解釋,說明由來,並延伸出一些有趣話題,加上例句,清清楚楚。光從標題便知此書之趣味:二二六六、三條線、五四三、太麻里隔壁、白目、秀逗、控固力、無厘頭、龜毛、雞婆、讚、白賊、吐槽、抓狂、抓猴、莊孝維、逗陣、踹共、牛肉秀、打手槍、事業線、趴趴走、馬殺雞、槓龜、轟趴、小三、波霸、粉絲、藏鏡人……。有些詞要用台語發音,也有些是廣東話、日語。

某些詞,我們常用,知其意卻不知其由來,也因此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例如「機車」,年輕人愛用,殊不知這本來是髒話,跟G什麼開頭的髒話是同一系統。「哇塞」也是(理由詳見本書),但大家用慣,就算本為髒話,也沒那分心思,腦子沒那畫面,算不得髒話了。

有的字,一般人寫不出漢字,找諧音或同音字代替,用錯了,以訛傳訛,雖經專家學者考訂,教育部也公布正字,但大家還是依例用錯誤的字。不一定是積非成是所致,有時候是因為錯誤的那個字比較活潑。如「鴨霸」,連雅堂《雅言》就註明是「亞霸」,亞,就是惡,二者音義相同,因此「鴨霸」應寫作「亞霸」,但鴨霸很有畫面感,只好犧牲鴨子。

又如「龜毛」,和烏龜何干?據云出自古人「君謨」,且和泡茶行為有關,如此想像空間盡失,沒意思。「雞婆」也是,應為「家婆」,管家婆也,但雞比較傳神,誰要用家?

此外「便當」,應為「牟當」,用「便」很沒道理,又會形成大便當、小便當等不太好聽的笑話,但習慣了,也不用改了,只要知道字所由來,增添茶餘飯後的話題,不亦快哉?

【推薦書單】

  1. 台灣人也不知道的台式國語
  2. 這個詞,原來是這個意思(1)
  3. 這個詞,原來是這個意思(2)
  4. 這個詞,原來是這個意思(3)
果子離群索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