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話說最近文壇的核心組朋友在討論「能不能無償寫作」,本魯一介邊緣人,竟也意外被捲入漩渦,不慎被小牙籤戳了一下(這話怎麼有點耳熟?貌似我大宇宙司令韓總也說過)。這事起因約莫是某些網站的專欄,將作家區分等級:簽約特稿作家有錢領,而無名小咖的投稿就被當成讀者投書而淪為無償寫作。 完整文章
時常,我想起,在立法院接受質詢時,那一張帶著睥睨,又有點苦笑,顯得無奈的表情。 那是前教育部長杜正勝的臉。不是雙手環胸,不是托腮。不同於龍應台那麼明顯的動作,杜正勝沒多少肢體語言,他的心境全寫在臉上。 最是難忘「罄竹難書」事件,他在台上,在鏡頭前,無奈,苦笑,又不脫狂傲的樣子,讓反對者很想扁他。 一切都為了扁。 他是阿扁第二任總統時期的教育部長,任滿四年,二十餘年來任期最長的教育部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