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擁有自我意識的星塵?愛使我們變成平凡又獨特的存在

文/艾瑞克.萊森;譯/陳婉容 在艾瑞克辭世後一個月,我在《端傳媒》寫了一篇題為〈關於愛,社會學家Erik Olin Wright告訴我的事〉的文章。二○一六年底我在準備結婚,艾瑞克知道後很高興,拉著我手懇切(甚至帶點激動地)跟我說:「妳的生命一定會更好,更完滿。」後來一直很疑惑,為何一位基進左翼社會…

身為力不從心的重症病人,想「以努力為美德」看來多麼愚蠢

文/艾瑞克・萊特;譯/陳婉容 二○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 努力與意志 為了鼓勵病人多做運動,骨髓移植病房舉行了一場「骨拉松」(marrow-thon)。整間病房被布置成一個「8」字型的跑道,跑八圈大概是一.六一公里,跑兩百一十圈就是一場正式馬拉松的長度。病人在住院期間完成「骨拉松」的話,獎品是一件T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