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部分情況下,我們都不是種族主義者,而是排外

文/費南多.薩巴特 我們最根本的利益在於讓社會成為真正的社會。社會的穩定不在於放棄個人利益,而是應該時刻牢記:保衛我們最根本的利益。 很明顯,個人與國家的辯證遊戲總是處於失衡,天平往往向兩極之中的一方傾斜,而無論倒向哪一方都會帶來危害。當個人佔據明顯的優勢,社會集體的和諧就會破碎,沒有人會去關心那些…

可以「政治歸政治,xx歸xx嗎?」

文/費南多.薩巴特 公民是政治自由的主體,也是責任的主體,並且公民應該將責任付諸實踐。在公民權制度中,應該是公民決定共同體的政治意義,而不是相反。我們可以借用保羅.貝利.克拉克的表述:「身為公民就意味著不只要指引自我生活的軌跡,也要參與界定某些生活中的普遍參數;意味著他具有這樣的自覺,即我們與別人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