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跟花蓮,是「夠了」跟「永遠不夠」的差異

文/陳玠安 有些時候,以為自己不那麼在意的事情,會因為他人在共同記憶裡的感受,不自覺激發出自己逃避或躲藏著的心情。 事實上是用不上了的物品,即使不搬家,也應該清掉。為了保存記憶而荒廢著的物件,包括塵封的唱片,早就泛黃到難以閱讀的書本,已經不合身且洗壞的T恤,我居然記得每一個關於它們的情事。 總是在這…

不得不回望的那些當下,名為成長:《我的奮鬥:父親的葬禮》講座側記

記錄整理/洪啟軒 講座開始由主持人陳蕙慧勾勒與陳玠安相識相知的緣分,也預告了他的下一本新書《問候薛西弗斯》,即將在木馬文化推出。她也如此評介陳玠安的作品:筆下的文字不只是文學,還有音樂的流動性,並感受到他努力對抗著世界強大的侵襲。 接著兩人回到講座主題:獻給十六歲少年少女的一本書。然而為什麼是十六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