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鄧鴻樹(Theodore Dreiser) 二十世紀美國成長小說代表作《麥田捕手》的主角曾說,一本精采好書能讓讀者恨不得成為作者的好友,每天都能通電話。這位主角是現代美國文學最有個性的中輟生,成績不好,卻愛讀書,尤其喜愛的經典小說,就是毛姆的《人性枷鎖》。不過,他卻不會想跟毛姆攀交情,因為,「毛姆不是我會想打電話給他的那種人」。 完整文章
文/平路 接下去,父親過世後的日子,當時隨手記下一些,你盡量保留文字的原貌。它直接、它狂暴,某個意義上,象徵你生命原初的錯亂。 二○○六年五月,那天早上,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對於你,那是人生出現轉折的一天,在記憶中始終那麼清晰。周遭的事物也一起……經由瞬間急凍而永遠保鮮。 完整文章